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疼 痛  

2017-12-04 11:5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疼 痛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一个小小的趔趄,便把我的脚给扭伤了,一场刻骨的疼痛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在我身上折腾了一整个昼夜。痛定思痛,发现,“疼痛”这只鬼原来一直就紧贴在我们背后,一个趔趄或一个不经意的回头,都有可能招来它恶狠狠的一记重拳。在习惯性地作过一翻深刻的自我检讨之后,我把原因归咎于“岁月不饶我”。

儿子打来电话,询问我扭伤脚的情况,儿子笑说是不是犯什么事了一回去就受伤。儿子无心之言却让我好一番忏悔:几天前一家三口去西樵山游玩,参观南海观音法相,我因震撼于法相座内观音文化艺术品的精美与华贵,忍不住违反“不许拍照”的规定而私自按了无数次相机快门,甚至还有大段的录相。哦, 难道是我不守规矩的报应?

多年来,如影随形的各类病痛,  竟然让毫无宗教信仰的我习惯了忏悔或曰自我检讨。我有一副十分敏感的胃肠,敏感到比春天的脸变得还要快,一刻中前吃过的不合适食物,一刻钟后就能从体内发出警告。这样的警告多了,渐渐地我便养成了一个习惯,身体稍有不适,我便会仰头反思,一点点检讨今天自己吃过的东西,排查出其中的罪魁祸首。又渐渐地,这个习惯影响到我的处世与处事,我做过的所有事,说过的所有话,都成了我习惯性忏悔或自我检讨的指向。我越来越谦卑地觉得,惟天下人负我而我不负任何人,心灵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和轻松。我也清楚地知道,我的“不负任何人”并不是一种高尚,而只是一种要把自己与他人他事保持距离的下意识而已。或者,这还是某种意义上的自私和怯懦。哦,看,我又落入“忏悔”和“自我检讨”的陷井里了。得,不说了。

说疼痛。

活到中年之上,我依然对疼痛如此敏感,该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吧,至少让我明白自己还没活到行尸走肉的地步。

胃肠的敏感,导致我习惯了反思与自我检讨,从而让我对“吃”充满了警惕,吃什么,怎么吃,于我都不是一件太随便的事情,这种警惕渐渐地把我约束成了一种自律,纵使在盛宴面前,我也绝不饕餮,不是故作的优雅,而是对疼痛的敬畏。疼痛于我,有如圣徒手中的圣经,时刻指导和修正着我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疼痛”这鬼东西还有它好的一面,世间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好事,也没有绝对的坏事。

几天前在广州东站候车,一个右脚被截去整个脚板的残疾女人,背着一只破布包,手拿一只塘瓷碗在浩大的候车室里向来来往往的旅客乞讨。当那只脏兮兮的碗伸到我面前时,我朝她厌恶地瞥了一眼,那眼神大约让她感到了无望,她很快离开了我朝向了别人。我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但我一直对把乞讨当职业的人深恶痛绝,这些年国家对弱势群体已经有了一定的保障,且以她的身体条件,完全可以不必靠乞讨过活。她身体的其他部位都很健康,甚至是健壮,衣服鞋袜都很整齐,她行乞的筹码——那只没了脚板的裤腿却挽得高高的,大冷的天,特意让那残肢触目惊心地在人前晃荡着。这,不但未让我生出同情,反而增添了厌恶感。可是,等她离开了我身边,我的心却有隐隐的疼痛,不就是几个小钱吗,何必把自己的鄙视赤裸裸地投给一个最底层的弱者呢?我又习惯性地忏悔起来,与忏悔一同生出的还有一份莫名的不安。她走开了,走到另一个人群里,我忍不住翻出身上的零钱,悄悄地朝她走去,以最快的速度丢进她碗里,不想被她认出来。

余秀华有首诗叫《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我很喜欢。可是,并不是谁都有“以疼痛来取悦这个人世”的能耐,直接而赤裸的疼痛取悦不了任何人。得如天才一般,把疼痛孕育出诗意,才有了美感,才会有价值。那么,我不是天才,无法把自己的疼痛蕴成诗,那就把它当成一把悬在自己头上的戒尺吧,随时准备接受它对我的放纵进行约束和惩罚吧。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