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周日一记  

2016-12-11 15:04: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一记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休息日里的我成了超级懒婆娘,都十一点半了还在床上。一周疲惫的工作之后,渴望休息日的懒觉成了支撑我下一周继续疲惫的唯一动力。对于睡眠极差的我来说,所谓懒觉,充其量只能算是赖床而已。赖床有很多乐趣,比如此刻,手提电脑放在肚子上,我躺着便能打字、聊心事。比如可以伸手拿起枕旁随便哪本书。比如也可以凭心情用各种聊天软件与朋友扯两句闲谈。再不济,还可以闭眼做做纯粹的白日梦。可谓随心所欲。谁说无用的事情就一定无意义呢?

朋友约我去乡下玩,列出诸如打狗杀羊的美味佳肴来引诱我。因健康原因大半生戒口的我从来对“吃”兴趣不大。朋友泛着口水的诱词听在我心里无动于衷。朋友悲悯地替我哀叹,一个对“吃”都没热情的人还能指望她对生活有多少热情呀!这话让我的心紧缩了一小阵,然后很快又放松了。好歹我也已经活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

冬日的阳光把小城的生活气息晒得份外热腾,小区里呈现着百姓生活全景图。湖边的围栏上如万国旗般挂满了花的素的长的方的各色床单床套和被子。草坪上,方一块园一块晒着萝卜干、蕃薯干、还有其他什么干,连花坛的枝头上也挂满了整篼整篼的菜干。还有那成串成串坠弯竹杆的腊肉腊肠腊鸡腊鸭。那个与我同乡的老妇人正专心致致地对着两个大小不一的团箕梳理煮熟的盐瓜子,一年多前悲痛欲绝的丧夫之痛已然从她脸上退尽,盐瓜子在太阳下折射出的光投到她眼里已是岁月静好的安然与祥和。周日的小区,到处有孩子在追逐嬉戏。老人东一簇西一丛在太阳下“闲坐说玄宗”......。我从吵杂的空气里闻到某种充沛的气息。谁说我没有生活的热情?

网络使今天的阅读变得如此便捷,而从别人光芒闪烁的文字中,我首先读到的是自己的平庸。网络时代的文字如沙尘暴般不由分说向我们袭来,大部分文字只能被埋进沙尘成为沙尘。当然也会有一些埋进去千百年后如兵马俑般具有考古挖崛价值的。而我自己永远只是沙尘的一部分,所以,我越来越习惯、也应该习惯沉默不语。在喧嚣中保持沉默,应该算是一种美德吧。

最近迷上了一个诗人,她,让已经二十多年不读诗的我又开始对诗敏感起来,读过她的诗,再读其他人的诗,会有一种“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排斥感,她是中国N年一遇的缪斯女神。然而令我心碎的是,上帝为何要把一颗如此灵性的女神之魂安装在一副残缺的躯体上?知道这样有多惨忍吗?我们来假设一下,在“充满灵性的女神之魂”与“健全的躯体”之间只能选一样时,你,愿意选哪个?不要跟我说,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

 惨烈和惨淡,我更愿意选择后者。因为后者多少还含有一点点的和谐因子。我害怕太激烈的情景和事物。害怕血光,害怕杀戮,害怕任何凶狠、惨烈场景,所以我一直是个坚定的反战者、更是坚定的反恐支持者。见到弱小者受迫害就揪心,甚至绝望。是的,我也一样,“不适宜肝肠寸断”。一直刻意自欺地把自己“囚”在自画的所谓和谐家园里,虽然清楚地知道世界的真实面目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但我依然希望,此生能在和谐中活着,爱着。人,总得给自己找些证明自己活得正确的理由。

2016年,又还剩小小的一截尾巴了。嗯,其他,就没啥想说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