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遗失的乡愁  

2014-09-09 14:16: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失的乡愁 - 贫村 - 贫村草庐《金蔷薇》专栏稿(八)
 

“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乡愁”,从台湾作家余光中的诗中,一路走来,不经意间走进了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的公报里,让一向面孔严肃的公文也突然地诗意起来,更让“乡愁”再次成了一个热门词。

究竟什么是乡愁呢?我想,乡愁,更多是审美上的概念,是一种诗意,是一种情绪,是一份美丽的忧伤,而如今,当这个词连中央的公报里都点了名,那可能就不只是审美上的意义,应该还有其他。“记得住乡愁”,这五个字隐含着期许,还隐含着忧虑,说明,我们的“乡愁”快跟珍稀物种一般要濒危了,到了需要用国家公报的形式来提醒与拯救的地步了。

自从父母随弟弟一家住进城里后,我有十来年没有在乡下老家的房子住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莫名地生出一份情愫,日夜萦绕在心头,而且越来越强烈——渴望再回到那栋老房子去住一回,哪怕就一夜。

去年国庆期间,我们几姐妹千方百计,终于如愿了。然而,一夜醒来却发现,那些高过人头的杂草,原来不只是长在小时候爬过的小巷,竟然也长在了我的心头!我出生的那个叫“木间”的小屋,因是我家与堂哥家共有,结果无人打理,已成一堆废墟,一只肥硕的老鼠,当着我们的面,在废墟里肆无忌惮地钻进钻出。那条必经的小巷,尽管抹上了水泥,却因为长期无人经过,已经结满了青苔,窄巷两边的墙壁生满了厚厚的白硝。那些曾经人丁兴旺、热闹有加的老宅,因为主人的遗弃,业已成了潦倒不堪、风雨飘摇的模样。小时候我最喜欢“拜访”的那几个院子,一个个“城春草木深”,真让人要“感时花溅泪”了……

我那日思夜想的老村庄,如今远远看去,依然整齐紧凑、矜持内敛,依然青砖黛瓦、飞檐翘角。然而,深入内里,会发现她已是一座空城,荒城,废城。清晨看不到炊烟袅袅,晚上见不到灯火辉煌。要看这些,得站在屋顶去环顾村庄的四周,因为村民们几乎全部都在村子外围另建了钢筋水泥的三层、四层小洋房,小洋房的墙壁上挂了空调机,房顶上装了太阳能,窗子上了玻璃,拉了花帘子——老村庄被喜新厌旧的人们彻底遗弃了!

相见不如怀念。看着完全变了样的故乡,心里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唯有惆怅。惆怅中的我,只有一个念头,逃跑!孕蕴N年的乡愁,就这样被我一夜耗光。

龙应台说,没有过去,就没有情感的羁绊!那么,一个没有情感羁绊的人,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

想起了加西亚.马尔克思的《百年孤独》,小说描写的是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一百来年的家族史,绕来绕去,始终没有离开那个叫马孔多的小村庄,没有离开过由“创世纪”的乌尔苏拉夫妇一砖一瓦建设起来的那个老宅子。书中多次描述了老祖母乌尔苏拉一次次地领导家族成员,对老宅进行修辑和扩建,但,就是没有遗弃,更没有推倒重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谓百年孤独,其实也是百年乡愁。一个百年烟火不断的老宅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以及发生在那个百年老宅里的所有故事所蕴育出的如孤独、似乡愁的情愫,香熏一般,缠绵在每一个游子的心头,令人回味,令人咂摸,叫人念念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