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普通的上午  

2014-08-28 16:00: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普通的上午                                      (星期三  晴) - 贫村 - 贫村草庐                                                                                                      (星期三  晴) 

8:15

我进了办公室。开窗。开电脑。开空调。烧开水。然后坐下来,开始一天的工作。

8:40

“刘老师!”人未见,声先闻。我一从前的学生、如今的好朋友X来了,前两天,她从广东回来办些事。进门来,她手机要充电,要找插座。然后她妹妹的医疗救助材料要一一查看,然后聊她呆会儿去买房拣勾的事。聊着……

9:00

领导L进来,谈昨天我跟一上访户吵口的事。我把为何吵,如何吵,怎么吵的全过程,一一叙述给他听。我越说越愤然,心情一下又回到昨天的情景里去了。

跟领导L谈着……

9:15

领导小L进来,告知今天其他人都下分场或出差出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坐班,要我不能乱跑。哑然。吞了一下口水,想说啥,却无语。

继续与大L谈昨天接访的事……

9:25

领导大L被电话叫走。开始工作了,同时有一搭没一搭跟X搭着腔。心里着急着这两天必须完成的那个稿子。X一会儿是要走的,她等手机充一会儿电,也等另一个买房拣勾的同伴……

9:40

老职工Y递一张《高校贫困学生申请表》要求盖章。这章不归我管,叫他去二楼找领导小L。二分钟后,Y又回来了,说:小L不在。那等一会儿嘛,我说。Y便倚着我办公室门等。要命,外面一个好大的厅不去,干嘛站我这儿等呀?(心里这么叫,但没说出口。)又一会儿,Y的女儿、申请表的主人,也过来了,站门边,不进不出,伸着脖子往里瞧……

9:50

八旬退休职工老H斜背着一破包,扒开站门边的Y父女,挤进来。哦哟,我最怵他了,我的业务里虽然并没多少与他相关,可他啥事都爱找我。这还不打紧,打紧的是,他那一口浙江乡下的土话,比天书还难懂。他比手划足地说着他的诉求,我仰着头看他,一个字也没听懂,他指着我手上的笔,我赶紧递给他,要他把想说的写出来,他摆手表示不会写字。我看X,X也表示不懂。Y父女见状,上前。我抓到救命稻草,因为他们都是浙江人。Y 说他好象在说炒菜买锅。这太无厘头!炒菜买锅与我何干?我说Y,你不也是浙江人嘛,咋也不懂他说啥呢?Y说他们并不同乡,各地之间的土话相差很大,很难懂。Y的女儿主动帮她爹,说老H好象是说社保的事。这还有点谱。我问老H,是不是关于社保的事?老H却摇头,他与老伴都八十多岁,退休多年,不存在社保问题。我们都茫然了,面面相觑。Y的女儿不甘心,努力想做好这个翻译,老H每说一句,我便把求援的目光投向小姑娘。小姑娘认真与老H嗯嗯呀呀比划了半天,似乎弄懂了些,转告我说,他好象是要买蜂窝煤?咄,这个答案也未免太劲爆了吧!我一点也不认可,但还是试探地问老H,你要买蜂窝煤?老H竟然点头了!你要我帮你去买蜂窝媒?老H又摇头,脸上有微笑,总算走在了同一条道上。你是问我在哪买蜂窝煤?老H再点了点头。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好象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那东西了。我问其他几个,他们都表示不知道。老H又伸手指我的笔,再指指我桌上的白纸,嘴里依哩哇啦不知所云。我茫然地看其他人,学生X以她商海泛游多年的领悟力告诉我,他可能是要你帮他写下他的意思,估计外面的人也听不懂他的话,他要拿着纸条去问路。哦,明白!我在白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请问:蜂窝煤在哪儿有卖?”递给他,他果然高兴地拿着纸,颤微微地离开了办公室。

Y父女也接着出去了,去办他们该办的事。

X接电话,同伴在路上,快到了。

 

10:20

一已故职工的家属W阿姨来了。手里拿着一塑料袋,袋子里装着户口本之类的。一见她就知道干嘛来的,前几天她女婿找过我,关于W阿姨那计划外出生的孙子上户口的事。那天我已经很清楚地跟她女婿说了全过程。她大约不放心,要亲自来。W阿姨与我是同乡,她大女儿曾与我同事过,所以,W阿姨把我当亲人,有事没事喜欢来我办公室坐坐。我怕她,怕她一坐下就没完没了的家长里短。可W阿姨不知道我怕她。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一边用手剥脚上的皮,一边开始叹息一声,这叹息就象领导作报告时先朝话筒吹一口气那架势,意味着长谈要开始——

哎哟,要死哦,都跟我小儿子说了,不要生不要生,生了也养不起,就是不听……

我:嗯…….(我在电脑上填一张马上要发出去的报表,没空认真听她说话。)

哎哟,要死哦,昨晚上我那外甥女新买的三轮电动车,放在屋檐下还被人偷走了电瓶呀……

我:啊?哦!(我还在做我的报表。)

哎哟,要死哦,你家那小叔子是不是还没找上对象呀?快四十了啊,你家婆不急死了呀……

我:嗯,随他。(我还没做完我的报表。)

……

11:10

W阿姨终于要走了。

办公室电话却响了:昨天下午5:30加密网发了紧急通知,网上显示你们单位还没收文,你们还不赶紧去收呢,今天下午3:00的会议!电话里的声音居高而临下,严肃而不容置疑。

哦,对不起,现在就去!我冲向二楼的微机室。

11:20

一对小年轻探头探脑进办公室来,问:办那个准生证是这儿吗?

是,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分场的?

我叫LB,我妈妈说刚才已经打了电话给你。

哦,知道了。他妈妈是从前的同事,单位改制后一家人长期在外谋生。

小伙子高度近视,戴上眼镜,活脱脱年轻版的棋圣聂卫平模样。他那小妇人娇小玲珑,才九三年生,安静,秀气,羞涩,广西女子,说话咬舌头,且不太敢看谈话对象。

小伙子拉开背包链子掏两包喜糖,硬塞给我。

正指导着小伙子填表,他妈妈D进来了,D说起码有七年没见我了。我感觉不何止,觉得没见她已经很久远了,久远得好象人生不曾有过这么个熟人。D既回来给儿子办证,也为自己办退休手续。D的声音细而尖,饱满的脸上洋溢着即将退休和即将升级做奶奶的双重喜悦。D一边跟我热烈地寒暄,一边忙不迭地从她背包里掏喜糖。喜糖是散装的,一颗颗堆在我桌上,我说够了够了,你儿子已经给过了。她说儿子给是儿子的,她给是她的。我领了。尽管我从不爱吃糖……

D家的事办得差不多了,学生X回来了。

送走了D一家,X突然对我说:刘老师,你天天都忙这些呀?看得出,她的眼里露着同情。我告诉她,这只是我一个普通的上午。她“咝”的一声,替我叹了口气。然后把她拣勾的过程讲给我听。然后我给她倒茶。然后一看手机,该中饭了。我叫她陪我在单位食堂吃,反正没什么人。她说有人请她吃饭,问我一同去不?

我不想去,吃完午饭要休息一下,顺便喘口气。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