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话“废话体”  

2014-12-04 10:26: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废话体” - 贫村 - 贫村草庐《金蔷薇》专栏稿(十) 

本人上网素来好猎奇,只要是另类少见的,均难逃我火眼金睛。没办法,下里巴人就这品位。比如,二年前就知道有一种叫“废话体”诗,当时读后只是一笑而过,仅以为作者用此形式讽刺当下诗坛的苍白病态而已。不想,二年后的今天再掀波澜,才发现,当初的“废话体”原来并非讽刺诗,而是冠冕堂皇的正经诗!不但诗人在一本正经地写,还有一大堆知名文人在煞有介事、长篇累牍地评论,赏析、力挺。这回,我是震动了,为自己的无知!

这不,前几天我就郑重地从公共微信号《拾文化》里分享了一篇力挺乌青“废话体”的文章到朋友圈,题目叫《你说那不是诗只能说明你的无知》。文章的作者叫冬子,开篇引用完乌青的废话诗《对白云的赞美》后,随即一句也是一段,说:对于习惯性轻蔑的嘲弄者,韩冬的反应比较直接:“你说那不是诗只能说明你很无知。”这大约是文章标题的来源吧。读完该文,我很惭愧,只能承认我是无知了,因为我一直没认为那是诗。原来皇帝真的是穿了新装,只是愚笨如我者看不见。

很快,我的朋友XG在微信评论里附过来一首“废话体”诗——我坦白:我真无知啊/真的/很无知很无知/非常无知/非常非常十分无知/极其无知/贼无知/简直无知死了/啊……。差点把我乐翻了,我很慰藉,原来无知的人不止我一个,我立即回复她:好诗!我这么说是有底气的,“‘超越语言的语言,就是废话。’这是乌青对语言的深度思考。”冬子文中如是说。我想,这话也应该适用我朋友的诗吧。

我突然想到,原来我家也有一个伟大诗人——我娘!我娘,年逾古稀,七十有四,终生职业是家庭妇女,文盲(当然这没什么可炫耀的)。我要炫耀的是她的废话体诗,吟得真好,出口就来,徐疾有致,情绪饱满,表情深沉且真挚。比如,暑天里,因为我娘家住六楼,号称复式楼,其实就是顶楼,七楼不过是个隔热的摆设,所以热天里很热,每每至此,我娘总是客厅、阳台不停地转,站在阳台上,目光越过别家的楼顶望向天边,满脸焦渴地吟起诗来:唉/这天真热/太热了/实在是热/热绝/咋这么热/啊……。

以前,我们总当她是唠叨废话,但现在学习过一系列废话体诗和关于废话体的文论后,我坚定地认为我娘吟的就是诗,好诗!如果说我朋友的附诗还有简单模仿的“耍癞皮”之嫌,那我娘绝对是她自发自觉的原创。我可以保证!

我知道,我把我那文盲娘纯废话的唠叨,与著名诗人、文人们的诗文相提并论,是辱没了文学,可是,我愣就是分不清,“天上的白云真白/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与我娘的“这天真热/太热了/实在是热/热绝…..”,究竟区别在哪?你总不能硬说,因为人家是诗人,所以他写的就是诗。你若一定要这么说,那我只能说你耍横。你可以耍横,凭什么别人就不能“耍癞皮”呢?诗,难道只属于你们这些“诗人”们的专利,旁人还沾不得边么?没这个道理吧。

反正我是无知了,先套用一句王朔的话给自己撑撑胆:我是无知我怕谁?然后再来揣测,不论是谁(传染病人除外),喷出来的口水,成份与性质应该都差不多吧?不能因为你是名人,你就可以霸道地让别人承认,你喷出的口水是琼浆玉液,而别人的就是唾沫。检验这个其实很简单,拿去做个化验,事实会很快确证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