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有些风雅可以附  

2014-12-29 11:35:4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些风雅可以附 - 贫村 - 贫村草庐《金蔷薇》专栏稿(十一)

 

  一直十分钦仰资中筠先生,二年前,我用69天业余时间读完她的《资中筠自选集》五卷本。其中《闲情记美》卷有相当篇幅是讲述她对音乐的体悟。那些天,籍着书本,随着她的思路,我在网上搜了大量的西方古典名曲试听,甚至还学着去比较贝多芬与莫扎特二者的差异,以提升自己对音乐的领悟。今年年初,我读了马勒传《生与死的交响曲》一书,在读书的同时也在网上试听了他九大交响曲中的八大曲。也算是狠狠地附庸风雅了一把。

坦率说,对于音乐,我是个外行,却又无限热爱,尤其西方古典音乐。但我从不敢在人前谈论,生怕贻笑大方,因为知道“附庸风雅”在世人心中一直是个贬义词。某晚,无意中看到央视音乐频道一条公益广告:“你不必理解音乐,只需享受音乐。”那一刻,真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这话太合我的意。从前,我总刻意努力去图解我所听到的每一段音乐,结果这种努力不但没凑效,反而严重干扰了我对乐章的感觉,得不偿失。音乐原本是艺术中的一种,何必非要用别的形式去死套对音乐的理解呢,何其疆化愚蠢!

这条公益广告给了我自信,如今我会坦然地告诉朋友,我爱西方古典音乐。就算是附庸风雅又如何——有些风雅可以附!我认定,关起门来听一段肖邦、赏一曲柴可夫斯基,对于自己的身心,无论如何,比在麻将桌旁劳心费力消耗时光更有价值、更有意义。

回想起我刚进师范那年的开学典礼晚会上,尽管我无法判断当时校乐队的水准如何,但那支国产经典交响曲《黄河颂》却从此铭刻进了我的脑海——如此激荡的旋律,把裤腿上还沾着泥巴的乡野丫头,震憾得目瞪口呆,哦,原来音乐可以是这样!记得2013年7月某晚,受朋友邀,在井大音乐厅聆听了一场由一批“三高”(院士、教授、部长、将军等高级别)人员组成的“满天星交响乐团”交响音乐会,一曲《鉴真东渡》任我情不能抑到泪流满面、失声而哭的状态。而这一切,无关悲伤、无关痛苦,纯粹是音乐对灵魂深处的某些潜在情绪的泄洪作用。从这个意义讲,生命需要音乐,甚至包括人之外的其他生命,媒体上不是常有好的音乐可以让母鸡多生蛋,让奶牛多产奶的新闻吗?

吉安有个保利剧院,不但外观恢宏现代,而且经常有一些来自国内外的高层次高雅音乐会,这狠狠地满足了一把我和几个闺蜜的伪小资情怀,我们几人常常轮流掏腰包购票,不顾夜黑风高,不管我的车技如何菜鸟,一次次驱车数十公里,从郊县来到市区,为的就是那一场向往已久的享受。破费一点钱财,对女人们来说,也许不过是少买一件不是十分急需的衣服,然而却多了一次无价的艺术感受,两相比较,我觉得值,你说呢?

1910年9月12日,在慕尼黑展览大厦音乐大厅举行了使整个欧洲关注、俗称“千人交响曲”的马勒《第八交响曲》首演,为了使这次隆重的艺术盛事不受干扰,市议会甚至做出了在演出期间沿大厦行驶的电车减速缓行、不许响动车铃的决定。政客们如此“附庸风雅”真的令我动容,相对人类层出不穷的各种战争、灾难、及其他竟争与倾辄,这种“风雅”所释放出来的难道不是一种巨大的正能量么?

我一直在向往,什么时候我们邻居们在茶余饭后聚在一起,不再是呦三喝四凑足那三缺一,而也能象风雅的维也纳市民那样,各自从家中揣一把拿手的乐器,组成一支寻常又奇特的街头乐队,奏出平淡生活中悠悠的诗意。也因此,我对不胜其烦的广场舞大妈们多了一份宽容与爱意,毕竟,把时光耗在歌之舞之里,总比吵之闹之强吧。

白岩松说:生活中只有5%是比较精彩的,也只有5%是必须痛苦的,另外的90%都是在平淡中度过,而音乐要拯救的就是那90%。聪明的人善于将那90%过得更靠近5%的幸福,而不聪明的人则靠向了那5%的痛苦。在这个过程中,音乐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是的,我十分认同!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