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无缘无故的怕  

2013-08-30 17:58: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无缘无故的怕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突然停电了。因为下雨,因为打雷。

午后的办公室里一片阴暗,坐在办公桌前,我唯一可以做的是对着被雨水蒙糊的窗外发呆。整个窗子被雨中的树叶遮蔽,如一块完整的窗帘,闪电时不时划破帘子直刺我的眼,每每我都会不自觉地低首抱头以待惊雷来袭。我很害怕打雷,这种怕,深入骨髓。

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刚师范毕业的年轻教师,四年级的班主任。某天,我正在讲台上威风八面、振振有词地冲着全班学生训话,突然风雨大作,雷鸣电闪,那天的我,特别想在孩子们前面表现出一个老师所应有的大无畏,可当一个燥雷劈来时,我终究还是下意识地钻到了讲台底下去了。等我狼狈钻出时,学生们送给我的是一片哄堂大笑。这事至今想起来都令我羞愧难当。

在今年五月的一个晚上,我与二个好友相约去散步,夜晚观不了天色,结果遭遇了一场雷雨。新修的大道上,除了路灯和树木外,空阔无物,我们三人尤如赤手空拳的平民误入全副武装的敌群一般束手待毙。闪电一道接一道,惊雷一声大一声,我的二个同伴竟面不改色心不跳,依然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在雷雨中将优雅进行到底,而我,却象一只受尽惊吓的野兔,丢下二个同伴,撒腿就没命地往安全地带跑,感受每一个雷就打在了我的后脚跟,一口气跑出五六百米,等到了自认为安全的一个屋檐下,才感觉到胸口因急跑而剧烈地痛。万幸没被雷打着,却差点把自己给跑死了。为此,我还在同伴面前背上了“叛徒”的恶名。

我很冤,告诉她们,我是真心怕打雷。

都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其实一个道理,这个世上,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怕。

大约在我五岁,抑或六岁?那是一个春天,我的邻居,也是我的一个远房爷爷九元公,在地里犁田时被雷劈死了。其实,我并不记得那天的雷有多么惊天动地,而是九元公的家人那种天塌地陷的哀号和撕声裂肺的悲痛,震憾了我幼小的心灵。那时我还很小,小到根本不懂“死”是怎么一回事,九元公的死,倒是让我铭刻了打雷的可怕。九元公生有四女三男,当时我那最小的远房叔叔才大我不过三岁,九元公的猝然离去,带给这个家庭是崩溃式的灾难。矮小瘦弱的元菊婆婆从此过上了以泪洗面的日子,还有她那四个善哭的女儿,也即我的远房姑姑们,隔三差五地就要围在一起伤肝损肺地痛哭一回,把她们家,也把我们那些邻居的日子都哭得风雨如晦,暗无天日。这种悲伤笼罩我们有二三年的时间,元菊婆婆家终因嫌弃住的房子是凶宅而在别处另造了新屋,搬走了。

 我家因成份不好,一次次的政治运动让这个家贫到用“家徒四壁”这个词都不够格。我们的住所是真正意义上的牛棚、茅屋,还有祠堂。我们与元菊婆婆为邻时住的就是一个族祠,祠堂虽大,却只有一间可以作房用,一家九口挤不下,元菊婆婆同情我们,跟我父亲说如果不嫌是凶宅,愿把老屋借给我们家住。父亲不想欠下太多人情债,便只借下了元菊婆婆老屋的一间房,祖母领着我们几姐妹在房里摊了两张床,总算安置了我们。房里有一个楼口,还有一个高高的梯子,睡在床上,睁眼就能看到那黑洞洞的楼口。

少不更事,年幼的我们还不懂什么叫同舟共济,每到晚上,姐妹之间便总是你吓我,我吓你的闹,而且每每都会用被雷劈死的九元公来说事,这个绘声绘色地说某天晚上看到楼口吊下一只红脚,那个又说某天晚上听到九元公推门进屋,说得有鼻子有眼,年幼虽不知道怕死,却很怕鬼。怕了就钻到被窝里满头大汗也不敢出来。更可恶的是大姐,她以老大自居,谁不听她的话,她说冲谁恶作剧。她会把其他人拉走,然后留下一个突然在外反锁门,然后再冲里面的人叫:哦,九元公来了喔。里面的人便吓得魂不附体,啕啕大哭。而我偏又是最不听话的一个,所以也是受这种苦刑最多的一个。至今想起来都有还点毛骨悚然,今天的恶梦里还常常是以这个为背景。

一次次的惊吓叠加起来,成了幼小灵魂里的一个死结,并伴着岁月一同成长,长到今天便成了生命性格里的一部分——胆小怯懦。不知道世上有没有一付解药,可以治愈我那并非天生的病根?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