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好梦同享  

2013-06-08 21:3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梦同享 - 贫村 - 贫村草庐(替单位完成的一个作业。得了个所谓一等奖,原来只是个烧水壶。)
           

一早接到个电话:我告诉你哦,我又住院了,你又要给我签字盖章哦。不用她介绍是谁,一听就知道是那曾老太。她说话就那口气,听起来,杠杠的。曾老太是谁?就一吃低保的孤老太太啊。曾老太今年七十有余,身子骨本来不太好,如今年事一高,老躯更是每况愈下,今天头痛,明天胃痛,后天腰痛,病痛不断,便住院不息。三天二头,就能接到她通告她住院了的电话。她是低保户,住院可以享受双重的医疗救助,一趟院住下来,自己负担的只是小头,如此病了不住院还住哪呀?因为住院费的报销需要户籍地相关部门的签字盖章,而每回她都是如此三句话,多了,也就习惯了。

一个月前的某日,肖老伯眉头紧锁坐在我办公桌前半晌不语,似乎千言万语无从说起。细问,原来是他的孙子在学校突发重病,一路县医院、市医院、省医院诊治下来,原来是中晚期胃间质瘤,不但病危,而且花费巨大。肖老伯是代儿子前来向政府求援的。我先安慰他,如今国家有大病救助政策,可为他家分担不小的负担,然后再把程序如此这般详细地告诉了他,要他先专心给孩子治病,然后把住院期间的所有手续、病历、发票等保管好,等孩子出院后,把资料带过来按程序办就行。可前几日,肖老伯还是生生地把他那大病初愈、脸色苍白的孙子领到我跟前,还生生地掳起孩子布满伤疤的胸膛给我看。我生气了,我说过你只需把资料带来就行,不用带孩子出来遭罪啊。说归说,但我心里明白,憨厚老实的肖老伯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表白他没有虚报事实。这些年,国家的大病救助政策惠及亿万百姓,如今,无论城市乡村,谁家出了重病人,都晓得第一时间向政府求援。

当步伐轻盈的刘女士走进我办公室,笑眯眯地冲我打招呼,我傻傻地盯着她看,眼前这个健康漂亮的女人是谁呀?好象不认识,却又似曾相识。等她报出名字来,我惊讶得只有张嘴的份了。她曾可是个重度毒症患者啊!想起八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一个单亲母亲,拖着一儿一女两个上学的孩子,生活已经很艰难,偏偏祸不单行患了尿毒症。病中的她脸色腊黄、浑身浮肿,病入膏肓的样子惨不忍睹。在这之前我不知道世上有一种比癌还可怕的病叫尿毒症。这种病除了对病人自身的死亡威胁外,它还足以把任何富裕家庭的万贯家财耗到山穷水尽。我们去入户时,记得很清楚,屋里除了一张床和几只塑料凳是站立外,其他东西全是堆在地上,那份贫困与简陋足以让人震撼。每周四百多元的透析费,几乎耗尽了她个人及娘家人的所有。见到我们,她自己还有她的家人,目光里只有微弱的希望在闪烁,更多的是绝望,对生的绝望。因为不能正常排尿,生命中的水份似乎全涌到眼中化成了泪,面对泪流全面的她,你会知道什么叫悲伤。好在她命大,刚好赶上国家低保政策出台,这样不但保障了家人最基本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她的医疗费有了根本性的保障,大分部费用由国家负担了。有国家这个强大的经济作后盾,刘女士果断做了换肾手术。生命因一只肾的衰退而走向衰败,如今也因为一只肾的重生而重生,这是多么令人感慨啊!      我禁不住想起歌剧《白毛女》一句台词: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是啊,幸福是靠比较得来的,有了比较才知深浅。

从前的我,也曾是个病人,整整十年,也曾病入膏肓。平生第一次进县城是1976年,那年我七岁,父母带我去县医院看病。大街上到处是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与大街的热闹相反医院却冷冷清清。帽子上印有毛主席语录的医生心不在焉,简单给我做检查后,就向我的父母宣告:这孩子患的是绝症,没治,带回去吧。医生不但宣告我不久于人世,还当着我的面向我父母描述我临死前将出现的惨状。这个结果令家人肝肠寸断。好在父母没有完全听信这个医生的话,县里没得治,那就上地区医院去!地区医院没有拒绝我。前前后后在地区医院治了近三年,每年住院两三次,每次二十余天。无奈三年下来并无多大起色,医生以要我转院到省医院为由委婉拒绝对我再治疗。好歹拒绝中还给了丝希望,我的家人再次领着我举债赴省城求医。在省医院又治了近三年。虽然病未治愈但多少有些疗效,所以才活到今天。如此前三年后三年,呆呆等等又三年,一晃就是近十年的求医问药历程。那时农村还是集体劳动,家中原本人口众多,父母尽管象两头会说话的牛,终年在队里拼死拼活劳作,但年年入不敷出,年年欠债超支。我学龄前就理解了“超支”是个沉重的字眼。

我的病,给我的家庭雪上加霜。那时穷是普遍状况,可谓国穷家贫,所以根本就没有今天的这个捐那个助的,一切要么靠自己要么听天由命。每回为了凑齐住院的钱,父母总是跑细腿借满村,借时还得对人家承诺“等圈里那口猪出了栏就还钱”。其实那口猪才刚从母猪主人手里賖回来的一头小猪崽。到了猪勉强出栏时,记得前来要债的人,把家里两条长凳坐得满满的。这种状况常让还未来得及长大的我心生愧疚,是我连累了我的家人,所以打小我就感觉自己的生命充满了负罪感。我有六个姐妹,因为这,记得那时常有亲戚或邻居作着我的面,跟我的家人说:“都有那么多女孩了,这个病了就算了,治不好浪费钱,还把全家拖下水。”无论过去还是今天,我从来没有恨过说这话的人,因为他们说的是事实,说得有道理。所以,在我十五岁那年,当省医院的医生再次要我转到更高级的医院去时,我第一次为自己作主,劝我父母放弃对我的治疗,我不能太自私,我不能愧欠我的亲人太多。

然而,人无论老幼,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会对生充满渴望,我也不例外。那时,我最向望的是,治病不要钱该多好啊!记得在地区医院住院时,邻床的老大爷是个长征干部,他治病就是全额由公家负担。那时我并不知道“长征干部”是什么意思,我是从服伺他的那个妇女跟我母亲聊天时听到这个称呼的,她用土话说“长征”听起来好象我们土话里的“糖精”二字,想想,治病不需要自己一分钱,这样的干部生活得肯定就象糖精一样甜啊,所以我就以为长征干部就是“糖精干部”这四个字。然后我就一直幻想自己某天也能成为一个治病不要钱的“糖精干部。”再后来,我知道除长征干部外,凡是吃公家饭的人治病都有公家负担,于是我便努力想成为一个公家的人,在我中考时,尽管一万个不愿意,我还是以十分优异的成绩报考了师范学校,今天在此和盘托出当年的心思:为的就是让自己早点成为公家的人,从此治病不再拖累我的家人!


       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当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曾经很多人的很多梦在不经意间已然成真。靠低保为生的曾老太纵然不是长征干部,如今却俨然享受着“糖精干部”的好待遇,所以她话语中那夸张的豪迈一点也不为过。无业而病重的刘女士、还有那尚是农村学生娃的小孩,都一样享受着过去只有“公家人”才享有的待遇。因为如今,每一个公民都是公家的人了!温家宝总理多次说过要让人民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习总书记对中国梦的阐述是让人民共享人生出彩的机会我们有理由相信,大河流水小河满,国家强盛了,才会有我们小家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