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哑巴的爱情  

2013-06-02 23:59:2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哑巴的爱情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周六应好友W邀,和另几个闺蜜一同陪她到看望她那年已七旬的生父。W生父家在万安县某镇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其实说山村并不准确,半山腰里,也只居住着W生父一家,并没见到别的邻居。也许对于山里人来说,邻居的概念并非隔壁屋子,而是隔壁山上的人家吧。

我只是个半成手艺的菜鸟司机,第一次走这种山道,十分紧张,每缝拐弯或过桥,总会情不自禁地大喊一声“不要吵!”这声没有底气的叫唤,我也不知是给自己壮胆呢还是给旁人“危险”的提示。我每一叫唤,车上本还叽叽喳喳的同伴果然立即噤若寒蝉。 如此几回,便也落下笑柄,后来到了万安县城过“康庄大桥”时,同伴们竟也会同声大叫“不要吵!”以此来揶揄我了。

显然,W生父一家对我们的这趟“探险”之旅有着充分的准备。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看到的是全家人忙碌的景象,杀鸭的杀鸭,剖鱼的剖鱼,拾柴的拾柴,烧火的烧火。而在镇上读书的平时难得回来的几个孙儿,则在一旁打打闹闹、开心游戏。经W介绍,知道了这些忙碌的人里,有她的生父及继母、妹妹、妹夫,还有她的三弟。而平时住在这栋山腰孤房里的,只有这双老人。可以想象,这座夹在山山之间的孤房,此刻成了整个世界羡慕的人间天堂,你看,连山林中的鸟儿都禁不住飞过来和鸡鸭们凑热闹呢!如此,我们更能理解为什么老人会如此期待我们的到来了。

W的妹妹嫁到另一座山里去了,回娘家来时,若是走路,就得翻过一座大山,攀着山道回来。若要骑车,则须沿着山脚多走几倍的路程。今天妹妹和妹夫择选了攀山走路回来,不是因为这样会更快,而是因为他们在山上一路为我们采摘好了半麻袋的野杨梅。作为好友,我和W彼此都知道对方家庭的种种私事,W的妹妹两年前跟我大姐几乎同一时间被诊断患有绝症,同病相怜的我们为此常常交流相互的感受与经历。W有着复杂而坎坷的身世,虽然兄弟姐妹众多,但这个妹妹却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同父同母同宗同源的手足之情。父母离异后,W跟了母亲,而妹妹则跟了父亲,姐妹俩从此天各一方。跟了母亲的W,是有妈的孩子,尚还“是个宝”,所以她能读书考学改变自己的人生,而跟了父亲的妹妹却成了“没妈的孩子象根草”。早年没书读,后来成了再婚父母的保姆,带大了那一个接一个的弟弟,再后来嫁了另一座山里,成了一男二女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她的男人却是个哑巴,眼看着熬到了中年,孩子渐渐长大,生活渐渐变好,却又患了可怕的绝症,命途如此多舛,令人不胜唏嘘!听W讲妹妹的故事,让我深负同情,甚至为之落泪。

我一直牵挂着妹妹的健康状况,尽管W告诉过我还好,但当我看到妹妹的那一刻,她的状况还是出乎了我的意外:先前掉光了头发的脑袋上如今已是郁郁葱葱,先前虚浮惨白的脸上,如今已经很难找到重病过的痕迹,步履矫健,行动自如。简直无法相信她刚从死神边上走过。我惊讶,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她恢复得如此完好?我不禁把目光从她的身上转到她那哑巴夫君身上了。然而,我失望了,那个身高一米五几的男人比自己的女人还矮了寸余,长脸上一张阔嘴一双小眼,穿一条长裤却又赤裸着上身,五短三粗的身材唯一的亮点是皮肤尚还光洁白净。我们的到来,同样也让他兴奋不已,他“啊啊”地叫着,却不知所云。对妹妹的“同情”再次填满了我的胸膛。

席间,妹夫挨着我坐,他大约见我吃得很矜持(其实我不是矜持而是因为坏了肠胃不敢乱吃东西),不停地用手势招呼我夹菜喝汤,虽然我不懂哑语,但他的热情我能懂,一会儿用筷子敲敲鱼盘,示意我吃鱼,一会儿又敲敲汤钵,示意我喝汤,我向他表示了谢意,然后对W说他很懂礼貌,他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立即转过身上,用手敲敲身后的厨柜,再拍拍自己胸脯,满脸自豪状,特教专家、县特殊学校副校长的W翻译说:他告诉你这些家具全是他做的!哦,原来如此!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这是我唯一会的哑语,他高兴地眯起了小眼快乐地笑起来,然后指着房子里的每一处有木工的地方,告诉我这栋房子里所有的木工都是他做的,越“说”越自豪,满脸洋溢着快乐和满足,这种发自内心的表情极富感染力。我再次由衷地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我的表扬显然激发了他的诉说欲,他一边啊啊地叫着,一边不停地做着他特有手势。突然,他指指W,又指了指门外的妻子,然后做了一个“七”的手语,接着用手中筷子在桌子上重重一划,再一脸沉重地看着我,我茫然了,知道他在向我说一件不同寻常的事,却不知道到底说什么?只好向W求教,W翻译:“他说我妹妹是在七岁的时候跟我分开的”。我震动了,不是因为他告诉我的内容,内容我早知道,而是震动于他用筷子在桌子上重重一划的那个手语,太具人间沧桑的意谓,这重重的一划,胜过任何语言的表达。从他对这个细节的描绘,突然让我对眼前这个男人格外的看重,他是心细的,善良的,富有同情心的!

就这样,我们转到了他与妹妹之间的情缘话题上来,故事是妹妹亲自讲述的,而他在一旁幸福地笑着,好象每一个字都能懂似的:妹妹说,当年村里有一户人家请了木匠来家做木工,结果发现木匠带的那个徒弟十分怕师傅,竟然三天没人听到他说过一句话,太老实了。妹妹觉得不可信,一个人可以三天不说一句话?为了求证,妹妹趁闲也来到那户人家,当时在场有还有村里另三个小姐妹。妹妹一进屋,虽然没听到那木匠徒弟说话,却发现他老盯着自己看,聪明的妹妹很快明白他其实是个哑巴。更奇怪的是,妹妹从没学过哑语,竟然跟眼前这个哑巴有着三世情缘似的,彼此一下都懂了对方,妹妹无师自通地冲他先摸一下自己的眼,然后又指指自己问他,为什么老盯着自己看?他立即用手语回答,你们四个姑娘里就你长得最漂亮!妹妹一下就被打动了。不,不是一下,而是打动了她一生,要不,为什么了过了快二十年,她仍然如数家珍地向我们讲述这动人的一幕!就这样,妹妹开始了与哑巴眉来眼去地传递着只有他们才懂的爱情传奇。尽管家人极力反对,一再告诫妹妹将来一定会后悔,可妹妹义无返顾。而事实上,哑巴虽然没对妹妹说过“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样的话,可他却用二十来年的行动一直在做着对妹妹好的事。哑巴凭着过硬的木工手艺,靠一把斧头践行着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誓言,养活着一家大小,老婆孩子爹娘,在他的荫护下,安居乐业,其乐融融。他爱孩子更爱老婆,披星戴月做工回来,会把老婆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洗净,会把晾干的衣物叠得整整齐齐。更有一个细节让我感动,妹妹病了,却为了省钱硬撑着不去看医生,结果被他发现了,他从田间把妹妹捉回来,强按在他的摩托车上,带去看医生。他爱老婆的同时,还懂得爱屋及乌,连老婆的家人一起爱,逢年过节,他会用他的摩托把丈人和丈母娘接到自己家去,老丈人美滋滋地向我描述接他的过程:哑巴架好摩托,然后拍拍老丈人的肩,指指摩托坐垫,做了个紧紧抓住摩托后架的姿势,告诉老丈夫注意安全,直到老丈人冲他点头明白,他才会“嘟”地一声启动摩托。

哑巴的形象,在他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声中,一点点地高大起来,在整个过程里,妹妹在说自己丈夫的时候,总是一副含嗔带痴的真情流露,没有丝毫的做装,而哑巴则一张笑脸对着老婆憨笑,满足而幸福的神情溢于言表。他们之间是心心相通的,语言反而变得多余了。

我对妹妹的“同情”在不经意间被我自己收回,相反,我满是羡慕,因为我看到了妹妹内心的幸福与知足。一个拥有爱情的女人,有什么需要别人同情的呢?一个拥有爱情的女人,又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呢?我想起了一年前网上流传甚广的“天梯爱情”,我是这个爱情故事坚定的拥趸者,我始终相信,人世间是有真正纯洁的爱情的,我更认为人世间真正纯洁的爱情是值得一生去信赖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