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碎碎念(二)  

2013-05-09 16:04:2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碎念(二)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一个上午,我接待了四拔前来办事的人。我碌碌无为地忙活着,有些机械。为翻找一份文件,无意中翻到从前一个同事的手写材料,字迹清晰鲜活,可斯人已去快十年了。他是我在子弟学校教书时的校长,算是我的老上级,吹拉弹唱样样精通,一手帅气的钢笔字,曾让我好一阵模仿。那时我多年轻啊,二十啷当岁,朝气蓬勃,没事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唱歌弹琴,家里至今还保留着与他一起合作的歌曲,那时为了组织学生文艺调演,经常我作词他作曲共同创作节目,我们原创的作品曾获全县校园歌曲二等奖呢。他的手风琴拉的极好,自拉自唱《卡秋莎》一直是他的保留曲目,还有《北京啊北京》这首歌,他那浑厚的男中音差不多可以跟杨鸿基比肩了。就那么个心中时刻装着歌,嘴里不停哼着曲的男人,却偏偏一辈子深藏怀才不遇郁郁失志的忧伤,最终积郁成疾,生命早早地被那份致命的忧伤所吞噬。真的是可惜可叹!看着那熟悉鲜活的手迹,我感慨万千,有时,生命的痕迹远远比生命本身顽强得多。这句话貌似很哲理,其实细想,是一个媚俗的普通道理,试想,万里长城,迄立在世数千年,而那些修长城的人却不知转世轮回过几百次了!

沉寂的空气中,突然传来劈天盖地的鞭炮声,随后还有哀调的唢呐声,我马上想起了昨天Y姐告诉我的信息,便也立即明白是咋回事了。昨天,家住我办公室隔壁的老同事Y姐突然来向我要红纸,我没问她要纸干嘛,直接把柜子里大半张给了她,她说不要多,一小块就够,贴墙角,辟邪。我问为什么?她做出淡定的样子告诉我,六楼那个走了,就前一晚。我想,Y姐要红纸只是个借口,更多的是想让我分享这个讯息。“分享”这个词用在这个位置有些不恭,但我觉得还是准确的。Y姐认定从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我,肯定不知道与我办公室一墙之隔的六楼那个女人前一晚走了。事实上,Y姐对我的了解是精准的,我的确什么也不知道。随后,Y姐还向我叙述了一些前后的小细节,说还在楼上放着,没有棺木入殓,只用死前盖的被子捂着,等明天殡仪馆的车子来接走。Y姐边叙说边吐口沫,见她那样,我仿佛就闻到了被子捂不住的某种气味,便也有了吐意。

六楼那个人,是我们原下属单位的退休女工,起先半生不熟,后来她家搬到六楼,便抬头不见低头见了,加上她的小儿子及儿媳,都是我的学生,一对帅男靓女。因着这层关系,我们应该算是很熟悉了。她生着一张长条苦瓜脸,这个形容没点半文学色彩,绝对客观如实。几年前她丈夫因某癌去逝了,好象未满花甲,如今她也因肺癌晚期走了,听说,刚到花甲之年。一双儿子,都已成家另过,平时各忙各的,所以我抬头不见低头见到的她总是形单影只独来独去,加上一脸的苦像,我内心一直对她有着某种说不清的怜悯。就算到病痛后期,我似乎也未见到她的什么亲人搀扶她或者陪着她。此时,我都还能想象出她在窗外的花坛边独自晒太阳的模样。

没过多久,我又听到窗外铺天盖地的爆竹声,还有唢呐声。随后我看到几个妇女(我应该有些熟,都是从前下属单位的女工们),一人手上挽着一条白毛巾路过我窗前,她们的脸上似乎透着完成某种任务后的轻松。我想,她们大约是到为她送葬的生前好友罢。“结束了”三个字突然跳进脑海里,竟让我有一种猝然跌倒的晕厥。

窗外是初夏,花坛里更多是诱人的碧绿,虽少了似锦繁花的炫丽,却也不失勃勃生机。我的车就停在我窗前的树下,俯首称臣的样子总让我生出莫明的感动。飞虫在窗玻璃前扑来扑去,不知为甚。电脑里播放的是我给自己的上班背景音乐Karunesh的《Follow Your Heart》。好象有个美国电影叫《Follow Your Heart》,是个皆大欢喜的喜剧片,显然Karunesh的《Follow Your Heart》不是美国喜剧的插曲。Karunesh是德国人,倒不是说德国人就不可以为美国电影插曲,而是Karunesh的《Follow Your Heart》总带给我魂飞魄散的忧伤,这怎么可以是喜剧的插曲呢!爱上Karunesh是一个偶然事件,我是在搜索林海的音乐时,无意中把Karunesh给搜出来了,第一回听他就听得我魂飞魄散。这是一个有故事的音乐人,据说他起初学的专业是图纸设计,可总感觉那不是他灵魂要栖息的地方,在一次“接近死亡”的车祸后,他抛开一切潜心音乐,终于找到了属于他安顿灵魂的桃花源。Karunesh是一个宗教名字,梵文译音为“同情,怜悯”,是他游历到印度后用的名字。看过他的经历,再听他的音乐,便似乎更能理解,为什么他的音乐能如此摄人心魄了。我在想,真正的天才,总会有他出类拔萃的机时与途径的,所以,平庸的我们,真的不必枉然抱怨自己生不逢时。

在Karunesh忧伤的曲调里,在忙碌过后的空闲里,我一直扭着头朝窗外发呆,这个多雨的初夏的上午,吝啬的阳光似乎有些矫情的慷慨,我清楚地看到了,远处的飞虫扇动着翅膀在翩翩起舞……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