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母爱仓皇  

2013-03-01 14:35: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爱怆惶 - 贫村 - 贫村草庐刊《井冈山报》副刊
 
       春风裹着暧意扑面而来,门前窗后的花坛草地都有新芽破出,湖边的垂柳不知不觉间已满树嫩黄,摇曳多姿,新的一年已经随春而到!天地间,四季有交替,生命有轮回,而人生,总有数不尽的悲欢离合。

      儿子的寒假还剩最后二天,我的心情突突的惶然且不知所措起来,我一遍一遍地、唯一想得到的就是一个“吃”字。

     “要不要再杀只鸡给你吃?”

     “哎呀妈,天天鸡呀肉呀的,我都腻死了。”儿子专注于他的电脑,有些不耐烦。

     “我去买菜了,你想吃点什么新鲜菜今天?”

     “随便。”儿子心不在焉地答道,心思全在电视里的篮球赛上。

     “要不要给你买点‘皇上皇’带到车上去吃?”

     “随便。”正在热烈地跟同学视频聊天的儿子敷衍着。

        ……

       农贸市场,依然呈现着春节特有的繁荣,目之所及,鸡鸭鱼肉、生猛海鲜、四季蔬菜,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揣着儿子的“随便”,我漫无目标地陷在这“菜”的汪洋里,心中一片茫然,我知道,我那无措的茫然源自于那即将到来的别离。那一刻,我突然地意识到:我真是老了,一场普通的别离竟可以让我如此仓皇!

      想起年轻时的我,想起我上学时的祖母。那时,祖母七十多岁,那时,我十六七岁,其实我离家并不远,可我的每一个离家上学之日,便是祖母怆惶无措之时。祖母总没完没了地问我想吃点什么?其实那时也没什么可吃,能配合祖母浓浓惜别之情的,也不过是屋檐下那三两只咯咯乱飞的母鸡。祖母总是在我吃完了煮蛋又问我吃不吃蒸蛋,吃完了蒸蛋又问我吃不吃炒蛋?我便不耐烦了:几个鸡蛋有什么可吃的呀!那时候的我,就象我今天的儿子,而今天的我,却成了那时候的祖母。我,真的是老了。

      儿子是早上七点多的火车。不需要闹铃,我五点半准时起床为他张罗早餐。昨晚,儿子已经交代早上随便吃点就行。昨晚,母子俩已到超市大包小包把火车上的一天三餐全部备齐。但我相信,天下没有哪个母亲能在儿子远行的那一刻无动于衷。

      我亲自开车送儿子去火车站。车窗外,是淡淡的晨雾,街道边,是从容的晨练人。清晨的火车站带着倦意,等车的人们,三三两两,倚着自己的行李,或站或坐或蹲,姿容里却藏着奔波的疲惫与别离的感伤。

       把儿子送进候车室,本想陪他一直到上车,结果碰到他高中同学也同一趟车,儿子高兴了,劝我先回去。都说上大学的孩子是一年土二年洋三年四年不认爹和娘。因为同学的出现,儿子的脸上明显没了那离别的忧伤。我,显得有点多余了。

      告别孩子,在转身的那一刻,心里猛然地有些堵,随后,这种堵迅速地漫延到喉咙,让我有些哽,漫延到眼腔,让眼前的景物有些花。总感觉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却一时又找不到源头。在返回的路上,才想起,刚才忘了告诉他,上了车要给我打电话,到了校要给我发短信!于是,不顾开车违章,明知多余,还是冲着手机把叮嘱补上……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