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二十四窑仍在  

2013-11-13 15:08:1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四窑仍在 - 贫村 - 贫村草庐二十四窑仍在 - 贫村 - 贫村草庐

 我,因为母亲,打小就知道诸如赣州府、吉安府、樟树、南昌那些与赣江相联的地名。因为母亲是船民,在她22岁嫁给我父亲之前,她从未离开过这条江。母亲是个善讲故事的人,而她的故事几乎全部来自她与赣江22年亲密接触的经历。在母亲的故事里,我又特别记住了吉安府下一个叫永和的小地方。因为,那儿曾经记录了母亲年轻时的一份光荣与梦想——她曾在那儿横渡赣江游泳比赛获得第一名。关于这个比赛究竟是何级别,已经无从考证,母亲自称是全吉安府,可她又拿不出象样的证据,比如证书、奖杯什么的。也许,这不过是她们船帮之间一场自娱自乐的游戏而已。总之,母亲那天成了那场游戏的主角,这份快乐一直持续到今天,只要提起,她兴奋依然。

我也因此,对那个叫永和的小地方多了份垂青。小时候因为病,无数次搭乘两个舅舅的船下吉安、南昌求医。每回路过,总能听到母亲念叨“到永和了”。第一次听,我钻出船舱眺望,原来不过一普通的小集镇而已。这份轻视也把母亲曾经的那份光荣一并给小瞧了。这,大约就是我最初对永和的全部印象。

然而,一个人与一个地方之间也是讲究缘份的,就如我与永和。六年前,通过同学我认识了历史学高才生的欧阳先生,因为他,我又一再地听到“永和”这个地名,但从他嘴里听到的永和却始终与另一个名称“吉州窑”紧密相联。历史学家口中的永和,是挟着1800年历史、拥有世界上至今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古代民窑遗址之一、24个窑包遗址至少堆积了72.6万立方米陶片的、曾号称 “天下三大镇”之一的厚重积淀而来!我,小瞧了母亲口中的永和,却震撼于史学家眼中的永和!说来惭愧,身为土生土长的庐陵人,我对身边不远处这块土地的过去,竟然直到年近不惑才略有知晓,何其可怜可叹!然而,庆幸的是,虽然迟来,我终究还是重新认识了它,爱上了它。我不是容易一见钟情的性格,我若爱,一定是先被吸引,才会倾心。

是的,我被历史学家眼中的永和深深吸引。有故事的人才有魅力,有故事的土地,才更具诱人的魔力。就这样,我或应朋友约,或约朋友、或独自一人,一次次地走近、也走进这块藏着无边故事的土地。

“锦绣铺有几千户,百尺层楼万余家,连廒峻宇,金风桥地杰人稠,鸳鸯街弦歌宴舞,读书台士大夫谈今论古。”“名公钜卿,来游其间”,“民物繁庶,舟车辐辏”.....

史学家们从故纸堆中搜出来的这些句章,尽管零零散散,却足以让今天的后人明了这块土地曾经拥有的锦绣繁华。而造就这繁华的正是永和镇上那名满天下的吉州窑。24 座窑包延绵近两公里,何其壮观。兴旺时窑工不下3万人,何其繁荣。“三市六街”,“七十二条花街”,何其热闹昌盛,这一切,皆因吉州窑而生。曾经的永和,因吉州窑而名震寰宇。

在深秋的夕阳里,我盘腿抚脚坐在本觉寺塔下的草地上,莫名感动,为夕阳的温暖、为寺塔的静默,为芙蓉的盛开,更为目之所及那一个个沉静了千百年的窑包而感动。恍惚间,我越过了千岁百年的沧桑,回到了窑火彤旺,陶瓷遍地,器走天下的古永和。那个我,是古永和普通的一员,是今生前世的我,生长着如现世一样并不出色也不难看的五官四肢,穿着自己亲手织就的粗布衣裙,满足而悠闲地游走在那三街六市里,看集镇繁华,看世间热闹,看郭家陈家张家谢家窑里新出的白瓷青瓷紫瓷黑瓷,看舒翁舒娇巧手神功制作的形象逼真的瓷猪瓷牛瓷鸡瓷狗,还有他家那盛饭不馊盛水为变味的碗盘杯盏的传说。前世的我,亦如现世一样,生为女人身,嫁作他人妇。那么,谁会是我的夫君呢?王孙贵胄?达官显要?儒者雅士?我,都不要。既为永和土人,就应该有与吉州窑密不可分的身份,纵是成不了郭家陈家谢家的主人,也应该与窑与瓷休戚相关。他,不是五短三粗的挑夫,不是两鬃苍苍十指黑的窑工,而应该是?应该是个手指细长,目光深幽,神情优雅而不失俏皮的制陶工。他纤细灵动的双手,只把一个陶泥轻轻点化,便可成瓷中珍品。他,淘气地趁监工不备,偷偷将路上随手采摘的树叶,印在陶泥上,一不小心便成就了一个被后世称作木叶天目的瓷中瑰宝!对,我的君夫就应该是这样聪明俏皮而不失灵气的俊郎!跟着他,我粗茶淡饭,布衣素食,依然甘之如饴,无怨无悔……

无奈一梦惊醒,我又回到了现世。环顾四周,是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忙景象。忙碌的人们,正在打造一个“还原古吉州窑瓷业繁荣兴盛的场景,再现宋元时期‘天下三镇’之一的永和古镇”的国家4A景区。别过梦中的远古繁华,我怅然若失,四顾茫茫。时光不会倒流,历史不会重来,逝去的永远也找不回。二十四窑仍在,已冷却千百年的窑火,还能重燃?还有啊,我那灵秀的前世俊郎,如今安在?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