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饥饿的滋味  

2012-07-09 01:04:5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的滋味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在一个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的休息日里,我躲在空调里赖到上午十点才起床。一番洗涮后来到厨房,没找到任何可以草就一餐的剩食,肚子里又发出嗷嗷待哺的呼吁,迫不得已,我给自己下了二十来根面条外加一个蛋。只所以用“根”来作为面条的量词,实在是因为我不喜欢面食。我通常会把面条熬成稀饭的模样,这样吃起来就不用分辩是面食还是米粥,华啦啦吞进肚子里,饱了就行。吃完打了个饱嗝,我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到十一点了,便想,中饭可以免了。

揣着如此完整的一段闲暇,我一边算计着如何来消受它一边重又回到房间里。上了一阵网,然后又抱着那本六百多页的小说爬上了床,反正不用中饭,看累了就直接午睡,我对自己说。

恋床,大约是所有懒人的共性罢。

不清楚什么时候睡着了,反正醒来是下午一点多。觉着有点晕,不舒服,仿佛病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没吃坏什么东西吧?会不会是空调开低了?会不会是睡多了?带着疑惑,我走出房间,四顾茫茫, 不知所措,在客厅瞎转悠了一番,没转出什么名堂,又来到厨房,打开冰箱,见里面还有小半块西瓜,于是吃了。打了个饱嗝,哦,我释然了,原来不是病了,是饿的!我冲自己的懒惰“嘘”了一声,笑了。然后又回到房间,想写点什么。打开电脑,敲出了题目后,脑子里却总也集中不起精力,有些魂不守舍的异样。咋了?我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坐不住,于是又起身出了房间,再次在客厅里茫然地转了一圈,不知所措间眼睛触到茶几上的果盒,我向来不是个好吃的人,自己家的果盒里究竟还有什么,我似乎一无所知,我好象不清楚此刻我为何会突然对它感兴趣。打开果盒,里面还有些过年的糖果,一捏,全粘乎乎的,时间太久了,变质了。我挑了几颗奶糖,好不容易扯静了上面的糖衣,吃了。我素来不喜欢甜食,满嘴粘粘的糖味让我很不舒服,赶紧喝水。好了,这下该不饿了吧?于是,我又重回电脑前,想把要写的写完。无奈,精力依然集中不起来,依然是魂不守舍。肚子倒不再叫了,却开始反胃,恶心一阵阵地袭来。整个人根本就无力安定下来做点什么,晃晃悠悠,不知所措。我再次走出房间,先进了厨房,一番翻找,没一点可直接进嘴的食物。再在客厅翻找,除了那几颗让人反胃的变形了的糖外,其他一无所获,呵,弹尽粮绝啊。也许该给自己煮饭了,我自忖着。可墙上的时针还没指到四点,中饭晚了,晚饭又早了,不干。我来了贮物间,看到那半袋生花生,于是,抓起一把,坐在客厅里剥了吃了。以为这下可以安宁了,重新回到房间,对着电脑,发现想写的那点思绪早在我寻吃的过程中溜走了,再也找不到感觉了。既如此,不强求,继续看我的小说罢。然而,还是不行,反胃得严重,是一种空洞而又杂乱的恶心感。胃的难受连累到精神,整个人精神恍惚,不知如何是好,书,自然是也看不成了。正在此时,一个熟人因工作的事打电话来约一个饭局,问清了来客,全是些我不熟悉且不太搭界的人,我婉然谢绝了。熟人很执着,很快又打来第二个电话,说是五点半到XX酸菜鱼馆。看着窗外老辣的太阳,我这回很坚决地回绝了邀请。

挂了电话,我突然发现,意志上我很抵触这种饭局,然后生理上,我却强烈地想去赴这个约,“酸菜鱼”三个字,象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让我的食欲一阵比一阵强烈。原来,我把自己饿了一整天!我得马上给自己做一顿象样的饭了。

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马克思也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此深刻的哲学命题,原来跟我们的庸常生活如此贴近!我很为自己冤,那么一个静好的休息日,却因为我的懒惰而荒芜了,原以为意志可以战胜一切,可以指挥一切,可以决定一切。其实呢?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