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生死无须期许  

2012-03-29 15:41: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死无须期许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刊《井冈山报》副刊)
 
       如果一定要给自己定个什么“家”的话,我想,最适合我的大约就是“病家”。 一个普通的感冒到了我的身上,便也能绵绵无绝期,吃药、打针、吊盐水没完没了,细数起来,这段日子肚子里的药水该是多于吃过的饭菜汤水了。

躺在病床上,默然读着一滴滴掉进血管里的药液,我突然地对自己的生命生出一种陌生感,看着被药水灌得泛青的手背,我感觉这手与我无关。我是病了。我这么提醒我那副疲惫躺着的身躯。病房里,大人的交谈声、孩子的啼哭声、护士小姐高跟鞋来来去去的笃笃声交织出的喧哗,丝毫也没能排挤掉心中骤然涌出的孤寂。我病了!我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谁呢?告诉年迈的父母?我已经一个星期未去看他们了,因为病了,不想给他们徒添焦虑。告诉老公?他只会一句话:去医院看看。不用他说,我从来病了就去看医生。告诉儿子?他远在他乡才刚懂得少给我添麻烦。对于一个如我这样的“病家”来说,病了就跟饿了一样普通和正常,谁也不必告诉,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默默地病。

昨晚的梦里,稀里糊涂地梦见到很多人,竟然多是死去的熟人们,画面挺象欧洲早期的那些宗教画,“画”里的“教徒们”象在开个什么沙龙会,有坐着的,有倚着的,有躺着的,有站着,都围着我热烈地争论着什么,但我一无所知。等醒来后,我再怎么努力也回不到梦里的镜头里。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喜欢无端把梦镜与现实对号入座,只要我的手还能触摸自己的脸,我就坚信自己是活着的。

我带了张今天刚到的《光明日报》去医院输液,因为偏爱这张报纸,,所以总愿意去读它每一版上的内容。很凑巧,手中的这张报纸上有一牍的内容是围绕着《人类可以长生不老?》这个标题来的。因为标题上带着一个大大的问号,所以还未读全文我便猜出答案的不容乐观,事实上专家们除了从老鼠身上得出一点点微小的喜悦外,其他并没能带给人类多少值得惊喜的消息。专家告诉我们,世上所有事物都有一个从生长到消亡的过程,人的衰老是从细胞的衰退开始的,人到了一定的年岁,人体的细胞不再拥有裂变的能力,细胞便开始衰退,然后,却有一种细胞可以例外地长生不老,就是癌细胞!

这个答案真是太令人沮丧!

我想到几天前参加一个朋友父亲的追悼会。追悼会在医院的“临终关怀堂”里举行,走进这幢极其简陋的所谓“关怀堂”,我很失望,失望于它的简陋和潦草,简直愧对了“临终关怀堂”这个温馨的称呼。人们不应该让一个逝者在如此寥落的境况里来告别人世间的。老人活到八十二岁,生前我除了知道他个子矮小、一生育有四男二女外,其他所知无多,是从他生前单位里写给他的那冗长的悼词里那一长串的“19XX年……”里知道他也有过波澜起伏的精彩生涯。满满三页的悼词写得冗长而了无新意,念悼词的人表情呆板语调平淡,一切显得有些敷衍。一个八十二岁老人的辞世也许真是一件普通的小事,我们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有着某种表演的意味,此刻唯一真实且真诚的只有躺在台中央灵柩里的那位主角了。

这使我想到前两天一则新闻,报道说意大利南部某市因为墓地紧张,无奈的市长不得不宣布一道“死亡禁令”。这则貌似调侃的新闻,除了有市长的无奈外,更多是也许还有人们的某种期许,如果这个世上真有可以禁止人死去的首长,我想全世界的人都愿意拥他为王了。

人世间,可以立法让人闭嘴,可以下令让人不许乱走动,甚至可以禁止人们去爱,去哭,去笑,可以饿其体肤,可以劳其筋骨,却无法禁止任何一个人去死或死去!原来,死亡是在任何法权之外的王法,小小的生灵再如何的蹦嗒也无力超脱!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