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无处安葬的青春  

2011-08-26 17:45:5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处安葬的青春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这个题目是套用电视剧《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来的,不同的是人家是安放,而我是安葬。安放,说明青春还在,安葬,则代表青春已逝。逝者,当葬而安之。

去年底,我家搬新房,早有计划,除了日用及所谓细软外,其余全留给老房子,让新房全新。如此,以为这回搬家应该很轻松,因为无物可搬。其实不然,先不说一家人的新旧衣裤鞋袜帽等,光书就装了七八个麻袋,这七八袋还是经过一而再,再而三整理出来的,那些认为没价值不值得收藏的,统统让我那爱收拾废旧物品的老母现场卖给上门收破烂的人,仅儿子从小学到高中的教材及资料就卖了一百多斤,一同卖的还有多年积累下来的一些老杂志旧报纸。趁着搬新房,该收藏的收藏不该收藏的坚决处理,能扔则扔,能卖则卖。然而,理来理去,却有一堆东西让我犯了难,才发现还有一种不值得收藏的东西,原来扔也不能扔,卖也不能卖!   

——那就是我从少女时代一直写到步入中年的那N本大小厚薄不一的日记本及无数封年轻时与同学、朋友们往来的书信!

坐在废旧堆里,我随意地翻看眼前那堆不知该取个啥名的东西,竟然发现,曾经我是那么的多思,多愁,多感动,多激情。看一场电影有一个影评,读一本书有一个书评,赴一个饭局有对席中人的一番观察与点评,那些曾经发生在身边的小事小情都或多或少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更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日记里,不只记录了那些生活琐碎,家事之外,还有国事、天下事呢,如95年11月5日的日记中有一段话:“刚从电视中惊悉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身亡,非常吃惊,我虽然并不清楚拉宾在世界的地位到底有多重,但从无数的新闻中我知道他是一个正面人物……重要的是他是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和平而中弹身亡的,那片多劫的土地,也许从此又将进入一个多灾多难的黑暗时期”。天,你看我多有预见性呐。

我的日记有时是一日一记,有时是数日一记,有周记还有月记,积年累月下来,那些形状各异的日记本聚在一起,要用“堆”来论数了!文字所用的体裁也各异,有的类似诗歌,有的类似散文,还有的类似唐诗宋词,更多的类似今天所谓的“咆哮体”。

再翻看那堆旧信,最多的要数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那阵与同学间往来的,那些信的内容多是言之无物却斗志激昂,精神焕发。还有一堆是与别人给介绍的几个所谓对象来往的书信,里面彼此“同志同志”的称呼令我忍俊不禁,可惜的是“同志”一番后并未开花结果,唯有一捆特别点的,用橡皮筋扎着,散开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跟孩子他爸恋爱时的往来书信,抽一封看,也没什么特别肉麻的词句,只是称呼上不再“同志”了。呵,原来不同志才能同床呵!

翻看间,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曾经年少的“我”,从心灵深处向现在的自己走来,生气、精灵、充实、饱满,与此时暮气沉沉的那个自己是多么的不一样啊!我突然地问自己一声,“我”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走失的?可翻了半天,我没找出“我”丢失的时间和地点,是的,我提供不出“我”失踪的具体时间与地点了!不知道是在哪天哪时哪地“我”成了我?这是一个无法否定的事实——那个青春的“我”失踪了,失踪多年了。按照法律规定,失踪多年可以算逝去。是的,青春的我逝去了,或者说我的青春逝去了。今天,我无意中竟然找到了她的遗骸——虽然已经风化成一堆纸和字!

面对自己青春的遗骸,我不可能把她作废品随意扔掉和卖掉!那是曾经的那个“我”呀,虽然她于世界,于人间,甚至于今天的我,都已经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可我得尊重我自己,我要把她安葬,我不想就这样让自己“白骨露于野”。

我该给“我”一个怎样的葬礼呢?

我初以为会很简单,我首先想到的是“撕”,我在深夜的零乱的屋里,开始先从旧信撕起,很快就发现这种方式费力且无效,一封信,先把信封上的名字撕碎,再把里面的内容撕碎,至少得一两分钟,光那几百封信就得几个小时。不行不行,那就烧吧,要烧干净,也得一封封拆开来,一页页撕下来才好,然而这活不但累人,烧得那些烟雾很快迷漫到整间屋子,自己呛得难受不说,要是别人以为着火了那就尴尬,我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把剩下的打包好。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我觉得烧是最好也最彻底的办法。既然屋内不好烧,那就到外面去烧吧。然而老房子处在闹市区,房子挨着房子,家掺着家,没多少空地,晚上突然一处着火,同样能惊动四邻,我想好了,新房所在的小区,象个花园,处处草地花坛,随便找一地方应该不是问题。然而,我又想简单了,小区里不但监控多,还处处有安保,而且那些中老年保安特别负责,小区里哪儿有点不正常的动静,立即就出现,一番盘问很煞风景。那就小区外吧,然而,在人多处,自然会引来围观,在人少处,别人还以为我是地下特务销毁重要机密呢!如此这般,我那堆青春遗骸,被我打包到新房来,却迟迟没能有个好方法安葬掉。这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我觉得她已经没必要存在了,更不希望将来我不在了,她却还在世上飘荡。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