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风 险  

2011-03-02 16:54:1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 险 - 贫村 - 贫村草庐  贫村
        

罗师傅的修理铺挤在众店面里,粗看除了小倒也不觉得有啥不同,走进去才发现,原来是个楼道口,属于他做生意的空间仅仅是楼梯斜出来的那点空余。旧锁烂伞废自行车轮胎,堆在那个残缺的空间里,让人喘不顺气。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放学回来,勾着腰侧着身挤到最里间,“吭”的一声揭开了锅盖,然后又侧身挤出来,气呼呼地冲罗师傅大叫——还没熟饭啊,我吃什么呀!

罗师傅停下正替我修鞋的双手,愧疚地对小女孩讪笑说,马上好,马上好。

你孙女好厉害呀!我说。

嘿,不是孙女,是,是女儿。罗师傅尴尬地纠正我的说法并补充,我结婚晚,结婚晚。

我以为他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矮小、瘦弱、一头白发、满脸折子,无论怎么看也不象是个六七岁小孩的爸。本想问问他究竟有多大,见他那一脸讪讪的表情,我打住了。男人结婚生子晚的有很多种,但我相信象罗师傅,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贫穷,不是我眼睛势利,而是他浑身似乎就带着这样的标签。

罗师傅的铺子离我办公室不远,也是那一带唯一一个这样的铺子,常常地,鞋跟坏了,办公桌钥匙掉了、背包带子断了、伞被风吹翻了等等这些生活中的小麻烦我都上那铺子去解决。以前,这个铺子是一个一条半腿的男人开的,也不知哪天起转给了他。

我家搬到新小区,每个单元都有电脑自控门,当初交钥匙时只配了一把钥匙外加两张磁卡,自已三口之家倒是够了,可我还有父母兄弟姐妹,他们偶尔也用得上,磁卡要二十元一张,所以我决定还是再配几把钥匙。我问罗师傅这种钥匙会不会配,罗师傅捏着钥匙判研了一翻,信心满满地说,完全能!我让他一次配了三把,一般是一元一把,他说那种钥匙大,且有点难度,要一块五。我说行!

结果,三把钥匙拿回去没一把能开动门。第二天我让罗师傅再看看,罗师傅有些不好意思,捏着三把钥匙左瞧右看,查原因找问题,最后发现有一处没对上齿,于是又开动他那把二手配钥机,吱吱咝咝一翻打磨,又信心满满地说,这次保证没事了。结果,依然是没一把能打开门。我拿原装钥匙与配的钥匙认真对比了一番,并没发现明显的区别,便想大约是这种锁太高级了吧,不服普通钥匙。这么想过,就随便把那三把钥匙扔掉了。不想,过了两天,却路遇罗师傅,他大概见我没再找他,以为钥匙配对了,所以主动上前讨好问,钥匙好用吧?我告诉他,没用,开不了。他立即羞红了脸,有些结巴,说怎么可能呢,我哪天不要帮人家配钥匙,也没见出过这档事啊?四五块钱的小事,我不想为难人家,便安慰他说,可能这种锁不能配钥匙,没关系,我去买卡就行。见我那么宽宏大量,罗师傅后来对我十分热情,他个比我矮,每每见到我,总会仰着那颗细脑壳、眯着那双细眼睛动主上前打招呼。

我办公室有里外两间,去年年底,外间新换了一扇防盗门,同事为了方便取拿资料,特意去罗师傅处配了把钥匙,结果,钥匙进去了出不来,左扭右拔钥匙断了,一半在锁里一半在手里,这下好了,防盗门还没开始防盗,先把上班的人给防住了。同事急了,叫来了罗师傅,祸是钥匙闯的,钥匙是他配的,责任自然该他负。罗师傅锤子、锯子、启子、镊子抱来了一大堆,一翻敲敲打打毫无起色。而我又不可能不上班,上班总不能背着个包站在大厅里,当务之急是先把门打开!怎么打?只有先从窗子跳进去从里面开,而窗子上安了防盗网,要请专业人员锯开铁网,等开了门,再把铁网焊上。如此一来,成了个大工程。门,终是打开了,我坐在里间办公室,罗师傅在外间铁门上忙活了一天,把那半载钥匙拔出的同时也把新门上整把锁给挖出来了。一把仅仅一块钱的钥匙就惹出了那一大堆的麻烦,总计损失超过百元。在还没确定谁负主要责任时,却到了放假过年的时候了,我跟同事说尽快想办法把门锁弄好,同事一边“好的好的”应答着,一边忙着自家过年的事,于是,我办公室那扇锃亮的新门就这么豁着个大口子。好在我的办公桌在里间,里间门有锁。

春节后上班不久,又路遇罗师傅,他依然热情上前与我打招呼说些过年祝福的好话,可我却不解风情地突然说,我办公室门上的锁还没弄好呢。这话一下就把罗师傅一脸的喜色给打掉了,他垂下脸,含混不清地嗫嚅着,不知所云。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与无礼,很快把话题转移了。我知道我突然重提这事,对于他来说,打击的不仅是他的技术能力,还有在他看来有些无法承受的那上百元的经济损失。那点钱,于我们,于公家,那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数,可是,于他,于他的家,就不再是个小数了,他得完好地修理一百把钥匙,钉五十只女人的高跟鞋跟,或补近百个自行车轮胎,而那些生意,未必是十天八天就能遇得上的。

昨天,我又路遇了罗师傅,他拖着一只破板车,见到我,有意低下头,想避开。这回,是我主动跟他打了招呼,我问他拖个板车干嘛去?他讪笑了一下,说帮人家拉点货。

那你的铺子呢?

他歪头示意了一下,表示铺子还在那边,然后叹了口气说,唉,做生意风险太大了。

哦!看着眼前这个细小轻飘如浮尘的男人,我的心却沉沉……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