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脚步声的变迁(小剧本)  

2010-09-04 17:14:39|  分类: 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脚步声的变迁(小剧本)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主要人物:
       张老汉      七十多岁的瞎眼老农  

张局长      张老汉儿子 、W局局长

儿   媳  局长之妻

1.

张局长家的小平房座落在W局大院内,与局办公楼只隔着不上百米的距离,张局长家门前的那条小水泥路,是W局大部分干部职工上下班的必经之路。

初春早上,张局长家的小平房前那排老杨树还未长出新叶,阳光透过枝枝丫丫零零碎碎地撒在树底下的张老汉身上。张老汉坐一把染满岁月仓桑的老藤椅,睁着一双无光的浊眼,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漫无目的地冲过往的行人不停地点头致意。患白内障的张老汉根本看不清过往的人是什么模样,但却凭着对方的脚步声能准确地断判出来者是谁!

  

一阵“嘟嘟嘟”的高跟鞋声,由远及近,伴随着那清脆的高跟鞋声是一串银铃般的女声——张伯早啊,今天天气真好,您老又可以在太阳底下暖和暖和了哦。

张老汉眨巴着那双无光的眼,热情地回应:啊啊啊,就是就是,李主任上班呀,嘿嘿嘿……

“嘟嘟嘟”的高跟鞋声,由近及远。

 

一阵踢踢踏踏的男人脚步声,由远及近,伴随着拖拉的脚步声的是一个浑厚而讨好的中年男声——老叔早啊,吃过了吧?今天天气好,出来透透新鲜空气,好,好,呵呵呵……

张老汉抿抿没牙的嘴,茫然地仰着脸冲眼前晃过的人影“嘿嘿”地憨笑着回应:就是就是,刘科长上班呀,嘿嘿嘿……

   踢踢踏踏的中年男脚步声,由近及远。

 

   碎阳光把张老汉皱巴巴的老脸映成一张大花脸,张老汉咳嗽一声,右手在旁边的小方凳上摸来一包香烟,然后双手配合着从烟盒里抖抖索索地抽出一支,待右手再去小方凳上摸打火机的时候,一阵轻快而充满活力的青年男脚步声已经走到跟前了,“吧嗒”一声,一束火光闪到张老汉眼前。

年轻人朝气蓬勃地说:嗨,老爷子您就别再摸了,来,我给您点着,这种天气,坐在太阳底下抽抽烟喝喝茶,多美啊,老爷子您可真会享福喔,哈哈哈……

张老汉凑过去点着了香烟,老脸笑成一团菊花,伸手摸了一把年轻人的头,幸福地回应道:嘿嘿嘿,就你杨秘书乖巧,嘿嘿嘿,你臭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到如今老大不小了还不晓得要媳妇,嘿嘿嘿……赶紧啊!

放心吧老爷子,不会少掉你那包喜糖的!杨秘书轻快的脚步声一阵风似的远去了。

 

那脚步声像春风一样轻盈的小姑娘,即便还没开口叫张爷爷好,他便认得出是儿子属下的打字员小方。

   ……

   行人渐渐少了,张老汉独自坐在树底下,咂巴一下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赞叹道:这城里人跟乡下人就是不一样,读书多的人愣就是更懂礼、懂事!

张老汉进城刚满一年,虽然那双不争气的白内障眼因为血压高不能动手术而失明,老天爷却让他七十多岁的耳朵依然精明,愣是凭着这双耳朵,通过辨认不同的脚步声,他硬是把W局里那些干部职工分得一清二楚。同时也正是W局那些干部职工的热情与尊敬,使他迅速地适应了从农村到城市的生活,那份热情与尊敬,使张老汉深深地感受到城里人的文明与教养!

 

2.

 

下午临下班时间。

料峭春寒里的夕阳挡不住凛冽的霜风,张老汉缩着脖子抖动起身子,要收拾进屋了。正下班的W局财务科会计王阿姨见了,碎步跑上前一手扶起张老汉一手拧着他的藤椅护送起老汉来,办公室的干事小张见地上还剩一张小方凳,便当仁不让地抬起方凳跟进屋里。

张局长在屋内,见两位护送老爹进屋,故作惊讶地说:哎呀,我都快忘了老头子还在外面,难为你们俩了,谢了谢了,坐一会儿不?

王阿姨和小张谢了张局长的好意,转身欢快地出门回家去。

 

晚间

张老汉独自在他睡的房间里,含糊不清地哼哼哈哈唱起了老掉牙的《大海航行靠舵手》——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长……

歌声惊动了正在客厅看电视的儿子与儿媳。儿媳说:哎呀,这是什么声音,好象是谁在喝歌?

张局长把电视声音调小来,侧耳听,是父亲房里传来的,立即笑起来,说,呵呵,咱爸总算适应了城里的生活了,他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歌来,说明他心情愉快嘛!

媳妇“哼”了一声,笑着说:酸老头,现在可再没听他说过要把他送回乡下去了哦。

“呵呵”张局长笑了一声,得意地说:你看,咱局里那些人左一声大伯右一声大爷,把他哄得高兴还来不及,还会想回老家吗?!

客厅里电视的喧哗、张老汉房里“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的歌声响成一片,其乐融融。

 

3.

秋天到了,张局长家门前的杨树依然枝繁叶茂,只是墨绿之间夹杂着些许黄叶,秋风一起,黄叶飘飘荡荡落下来,有时会不偏不移地直砸到在树底下乘荫的张老汉脸上,令瞎眼的张老汉躲闪不及。

不管春夏秋冬,张老汉都爱坐树底,天热,大树底下好乘凉,天凉,阳光透过光秃地树枝撒在身上,温暖而不烦躁。张老汉虽然眼看不见外面世界热闹,但能感觉到也一样令他心满意足。更何况,还有那一阵阵、一声声令他感到亲切、温暖的脚步声每天都要从这里经过!

但近来,张老汉感知中的世界好象有点变了,除了天在一天比一天凉外,好象还有什么在也变!

秋天的傍晚来得相对迟些,下班时间,太阳依然斜挂在西天。树底下的张老汉能清楚地感觉到世界还一片光亮,所以并不着急进屋。

 

W局下班的铃声“呤呤”地响起。一阵燥动后,办公楼里的人便开始三三两两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地经过张老汉的跟前。

张老汉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老脸,又擦了一把那双浊眼,似乎尽量地让自己精神一点以迎接那一阵阵亲切的脚步,那一声声暖人心的呼唤。

 

李主任“嘟嘟嘟”的高跟鞋依然那清脆,由远及近一路敲来,张老汉撑开笑容,张着嘴,准备回应她婉转动听的招呼时,那“嘟嘟”声却傲然而过,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那句“张伯好啊”更是销声匿迹了。

 

 

刘科长踢踢踏踏沉闷的脚步声依然沉闷,张老汉不想怠慢,坐直身子抬起头,准备认真跟刘科长打声招呼,刘科长却与旁边的张干事津津有味地谈论着什么,浑然没注意树底下的张老汉满脸的期待。

 

杨秘书轻快而敏捷的脚步声中仿佛乘着一股风,由远及近向张老汉的方向走来,张老汉仰着脸,努力睁着浑沌的眼,满脸笑容要迎接那声令他心醉地“老爷子”的叫唤。

杨秘书却在离张老汉不远处先掏出了手机。杨秘书夸张地冲手机里叫——晚上七点上老木家麻将啊,别不来哦,否则三缺一不饶你!

杨秘书的话完,人也已跨过了张老汉的地盘,远去了。

……

世界变了,变得那么吝啬,吝啬得连一声招呼不给张老汉了。张老汉迷茫了,不解了,这是怎么了?那些人都怎么了?自己分明听清了过往者的脚步声,怎么就会听不到他们的招呼声呢,耳朵应该没问题吧?

张老汉一边不解地惴摸着, 一边伸手去旁边的小方凳上摸烟。烟盒“扑”的一声被撞到地下,张老汉俯身到地上继续摸去。“扑”的一声,把小方凳给撞翻在地,张老汉抖起身子要来扶小方凳,凳脚却把张老汉绊倒了,张老汉扒在侧翻在地的小方凳上,挣扎了半晌才把身子直起来。迎面经过的W局财务科会计王阿姨对着手机“嘻嘻”地说笑着什么,对张老汉视而不见,扬长而去。

……

 

4.

晚上

客厅里

张局长与媳妇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电视也没开,室内除了叹息声外没任何别的声响。

张老汉房里

一片安静,因为近日来太多的不解,张老汉也没了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兴致。儿子与媳妇的叹息声,引起了房内张老汉的注意。张老汉起身悄悄摸到房门边,侧耳听客厅里的动静。

客厅里

儿媳长长地叹一口气,郁闷地对丈夫说:我看还是把爸送回乡下去吧,免得他还天天坐树底下丢人现眼的。

儿子狠狠地咬了咬牙,说:他妈的,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老子在位时恨不得做我干儿子,曾孙子,马屁都快拍到脚趾上了,现在没权了,立即就人不是人脸不是脸,好象从来就不曾认识过,走过路过连声招呼都打不得了?!哎——

儿媳俯过身子,拍拍丈夫的肩膀,说:别难过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漠,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感受得到,哎——

……

5.

次日清晨

饭桌上,张老汉、儿子、儿媳,三人各自默默地吃饭。

突然,张老汉咳嗽了一声,说话了:你们还是早点把我送回乡下去吧,还是咱乡里人纯实,是侄子辈的一辈子冲你叫伯叫叔,是孙子辈的一辈子冲你叫爷,没城里人那么多心眼!

儿子、儿媳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张老汉,异口同声地喊了声——爸!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