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季节的记忆  

2010-08-24 23:08: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季节的记忆 - 贫村 - 贫村草庐 贫村
     
        在这个黄昏,走在小城的大街小巷,处处青烟袅袅,灰烬飞舞,这一切提醒着我——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即“鬼节”。因为双方的父母均健在,所以这个日子,一直来仿佛与我无甚关系,街边虔诚的烧纸人只是我眼中一道奇异的风景,我看着人们把一个个精制的“金银财宝”、还有无数巨额的冥币、以及漂亮的纸制小汽车、小纸屋等丢进熊熊燃烧的火光里,看着那些东西转眼化为灰烬,袅袅婷婷地向空中飞舞,我突然在心里问自己,这一切,究竟哪个才是真实?我又仿佛明白了些:所有的、看得见的“漂亮”东西,只是世俗中的“真实”,对于另一个世界来说,它们是虚无的,所以要把它们化为虚无的灰烬后才能成为另一个世界的“真实”。曾几次参加过故亡同事的殡葬仪式,当最后看着其家属抱着他的骨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想,人,最后的、最真实的、也是最永恒的存在形式大约就是那一堆灰烬了。先前的血肉、先前的笑容、先前的幸福与苦难,都只是那些灰烬在特定时空里偶尔的表演而已。

大姐家在六楼,站在阳台上,不远处的大操场尽在眼底,我不知道以往那些人是不是也一样,喜欢在操场上烧纸,反正今天的绿荫场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象一个刚刚停火的战场,一个个或还在冒烟,或还泛着火花的灰堆,在暮色里鬼影一般让人发怵。今夜,那里应该有一场我们所看不见的热闹,那些亡灵们或许会打着鬼灯,架着老花镜在一个个灰堆里找寻着自己的名字,收获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喜悦罢。但愿如此。

突然,我想到那个叫舟曲的地方,那里的一千多个新亡者,也都能收到属于自己的礼物和“钱财”吗?还有不久前的那个叫玉树的地方,还有两年前的那个叫汶川的地方,数万群丧者,他们都有未亡亲人寄“钱”来吗?但愿都有吧。心头还是不禁感慨起来:这年头,做人难,其实做鬼也不易啊!

 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季节,我唯一的,也是最清晰的记忆就是疲惫。每天在近四十度的高温里,往返十三公里的上下班路让我感觉自己尤如一条疲于奔命的狗,吐着舌头哈着热气,却又不敢停下为觅食而奔波的脚步。据说,这又是一个多少年不遇的高温热天。报纸上、网络上、电视上、手机上,每天都在播报着世界各地遭灾的新闻,“XX年一遇”不断在涮洗着新的记录。“遇难”成了这个季节里无法回避的“热门词”。N年一遇的旱灾、洪灾、火灾、风灾、地震、泥石流,一个个灾难轮翻上演,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人啊,究竟犯了哪条天规天诫要遭如此天诛地灭的惩罚呢?!一惯看爱新闻直播的我,越来越不爱这个节目了,闪到灾难镜头,我的手会不自觉地按下遥控器,我宁愿让《像傻瓜一样去爱》那类无聊的肥皂剧来占据我的空闲,再也不想让心一次次在直播中被撕裂,生命是不能承受太深重的痛。权且把麻木当作坚强吧。

天灾已让人无言,却还有不断的人祸,强权威吓、人肉炸弹、恐怖袭击、绑架撕票,每天都在发生。今天就有八名香港游客无辜地成了菲律宾这个异乡的新鬼,千古奇冤,情何以堪?!在这个人类自以为高度发达的世界里,个体的生命怎变得越来越渺小,越来越无法把握了呢?活着,竟然成了一件越来越坚难,越来越苟且的事,呜呼哀哉!谁之过?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