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不爱,何以伤害?  

2010-04-15 14:21: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爱,何以伤害? - 贫村 - 贫村草庐不爱,何以伤害? - 贫村 - 贫村草庐 (另刊《井冈山报》副刊)
 

手头上的《小团圆》是借同学的,其实早看完了,同学也在催还,看完后总想写点什么,所以一直拖着没还。

实话说,张爱玲的这部小说,感觉写得有些慵散,我看得比较慢,也看得比较累,如果不是冲着它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如果不是因为曾经很迷恋张爱玲的作品,如果不是把小说的人物和故事直接与张爱玲的一生对号入座,恐怕是看不完了。

迷张爱玲的作品,最迷她文中冷不丁地冒出的那些哲言警句,一语中的,充满智慧与透彻,令人叫绝。诸如,《小团圆》里九莉与母亲的一场对话,她母亲说:“我知道你二叔(她父亲)伤了你的心。”九利在心里叫喊着:“二叔怎么会伤我的心?我从来没爱过他!”看似不经意的两句话,轻轻一笔带过,却彰显了张爱玲天才的一面,不爱,何以伤害?! 何等深刻与透彻!

什么叫“爱”?

法国作家苏利.普吕多姆说:“有些人,宁愿看见他生病而不愿看见他背叛,这就叫着爱!”

在学生时代曾看过一首十四行爱情诗,诗的作者是个外国女人,很遗憾怎么努力也没记起到底是谁,诗的原话也已经模糊了,因为诗的内容深深地震撼着当时年轻的我,所以一直到现在还印象很深,大意是她所爱的人死了,她亲自埋葬了他,当她在坟上盖上最后一锹土时,夕阳是多么的美丽,她的心里充满了安慰——因为,从此她爱的人完全属于了她,再也无人能夺走!普吕多姆的爱是宁愿他生病也不愿背叛,女诗人却宁愿他死也不想被人分享。

天,原来,这就叫爱!原来“爱”是一个饺子,甜蜜、温馨、美好、幸福是它的外皮,包在里头的馅却带着血腥。

原来,爱,就意味着伤害?!

不爱,何以伤害?

如此深刻的人性哲理,于张爱玲,除了天才的悟性外,还有刻骨的人生体验,是的,因为张爱玲真真实实地、锥骨铭心地爱过,遗憾的是她爱错了对象,伤害从此就沿着这条“错爱”的阴沟汩汩流进了她的人生之河。关于张爱玲与胡兰成之间的情感纠葛,一直是张迷们关注的焦点,名人的婚恋素来受人瞩目,更何况一个是大红大紫的天才女作家,一个是万人唾骂的文化汗奸。爱,从来都不讲逻辑的。如果说,胡兰成仅仅是个文化汉奸,张爱玲就算是错爱,也不至于错得如此一败涂地。女人原本就是政治上的弱智,为了爱站错立场的女人从来不少,虽可恨,但也可谅。张与胡的爱情故事遭世人病诟的不只是因为胡是汉奸,更因为他还是个大浪子,而且无品无德。这个与八个女人有过婚姻关系的男人,如果说在遇到张爱玲以后从此浪子回头,一心一意呵抚着这段佳缘,也许张胡之爱还能成佳话,可惜不是。他这厢边在与张爱玲的婚纸上情深意浓地写下“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盟约,那厢边又与武汉十八岁的护士小周十指相扣游山玩水,合影题诗,打情骂俏。日本投降后,做为汉奸的胡兰成,就是到处逃难时也不忘顺手拈花惹草,躲在日本房东家,轻易又勾搭上了房东太太,逃难到乡下,随便又粘上收留他的朋友的一个寡妇亲戚,而且又与之写下婚约,用胡辛的话说“这世上的轻簿浪子竟处处遇到痴情女”。

最后的贵族、一代旷世才女张爱玲,面对的情敌是清涩小护士、日本男人那残花败柳的老婆、乡下的中年寡妇。棋逢对手,或者高手,虽败犹荣,可胡兰成带给张爱玲的对手却是如此不堪,怎能不叫旁人唏噱!

张爱玲毕竟是张爱玲,她在写尽世间男女情事沧桑时,也看清了自己的那场没名没堂的爱。看清了,看透了,爱的高烧退去后,张爱玲决定不爱了。1947年1月的某个清晨,同室不同床的胡兰成走到张爱玲跟前俯身亲她时,张爱玲伸出了她的双手紧 紧地搂住了这个让她刻骨铭心的男人,泪流满面的她哽咽中的一声“兰成!”不是缠绵悱恻,而是清坚决绝,她用这种方式对这段爱作最后的道别。张爱玲的泪水不是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而是流给与这个男人共生的那段情,那段即将成为孤儿的情感!

什么叫“不爱”?

他的悲欢离合,于你已漠不关心时,你就真的不爱他了。如果对他还有牵、还有挂,还有痛、还有恨、还有妒都不能算真正的“不爱”。

1947年6月,当胡兰成还在温州乡下时,已经与其分手的张爱玲给他寄去了三十万元块,另外还附了一封信。对于这件事,很多人把它看着是张爱玲对胡兰成的不了情,而我更赞同《最后的贵族张爱玲》的作者胡辛的观点:张爱玲如此,于情于理于钱财,皆两讫。这一点附信的内容能充分说明问题,信很短,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惟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找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清坚决绝!

不爱就是不爱了。张爱玲在香港时,胡兰成曾托他的日本朋友去看望她,她却没有与之见面。1955年,她去过日本,那时胡兰成已居日本,但她只为去看看日本,而没有去看他。当她因为写作需要胡兰成的资料时,只托朋友向胡转寄了一张没有署名的明信片,胡从字迹认出是张爱玲,激动而想入非非,连连寄信表达心迹,然而他得到的回应却是一封干干净净、无爱无怨、例行公事一般的感谢信。如果还有爱,作为自传体小说的《小团圆》里,就不会有“汉奸之妻,人皆可戏”这样的句子。

不爱就是不不爱了,这个曾与自己千丝万缕相牵相绊的人,彻底从自己的情感根部脱落,又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与已无关的别人。这,就叫“不爱”。

最后,胡兰成说:“我于女人,与其说是爱,毋宁说是知。”胡辛说:他对张爱玲,却并不知。是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当初胡兰成就是用这段议论捕获张爱玲那颗高傲的心,可惜,他只把这当作一个猎艳的道具,他,也许知道,千万年之中他会遇上千万个小护士、千万个日本房东太太、千万个乡村寡妇,却并不知道张爱玲于他,真是于千万年之中的唯一!

世上没有再生缘,不爱就是不爱了。我不爱你了,你还拿什么来伤害我?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