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群众无小事  

2009-09-27 18:41:5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众无小事 - 贫村 - 贫村草庐 贫村工作手记(二)

虽说兼管了一个分场,因离的远,平时去分场不多,通常都用电话遥控几个队长。我早有吩咐,职工群众大事小事第一个先向队长反映、汇报,队长解决不了再往上走。队长也乐得,大小一山头嘛。

有日,三队果农老曾迢迢百里,又是渡船又是车班,找到我办公室,坐在我对面。我惊问何事须得亲自上总场来找我?老曾说来保卫科为孙子上户口。我释然,办户口是得亲自来了,我顺便恭喜老曾喜得孙子。老曾乐得一脸菊花灿烂,把旱烟抽得叭叭作响。

零零碎碎地、东鳞西爪地、咸咸淡淡地与老曾扯了一会儿,觉得既然没啥事,他应该要走了吧,所以故意不再找话题,双目紧盯电脑屏幕,一脸送客表情。不想,老曾见状心有不悦,严肃地说:贫场长,我有事要跟你讲。

我猛然抬头看他,问何事?

老曾郑重地说:你要为我作主!

啊,这话严重了。我急问:究竟何事?

老曾“叭叽”一声狠抽了一口旱烟,说:老刘家太不象话了,她家的鸡天天到我家稻田里吃谷子,我俩公婆还说不得。以前我家的鸡去下她家菜园,她就骂上门,现在她家的鸡天天吃我家田里的谷,哦,她就不作声了。你给评评理,天下有这种事?老曾说得义愤填膺。

我头一炸,呃,多大的事呢!缓了口气,我说:哎呀老曾啊,你就放开一点心胸吧,几只鸡能吃多少谷子呢,随它吧,别为这种小事吵来吵去。

老曾感觉我在为对方说话,坚决不依,“哼”了一声,说:贫场长,你说得轻巧,她家鸡是一拔一拔地养,这边大的还没吃掉那边小的又孵出来了,你想想看,我家得有多少谷子来养她家的鸡啊?以前我不种谷子的时候,咋就没见她家养那么多鸡呢?

呃,你看这话说的,唉,叫我如何去断案呢!想了想,我说,要不你也叫你老婆隔空随便骂两句,消消气吧。

哼!老曾高姿态地说:我们才不跟她一样呢!

我赶紧迎合:就是嘛,我一看就知道你老曾有素质,你想啊,两家人都建了果园,盖了新房,那就成了永世的邻居,可不是住旅店,不满意就换一家是吧,如果为了那些鸡毛蒜皮的事而吵成冤家,谁看谁也不顺眼,一生世多难受,何必呢?我看得出老曾你是读过书的人,懂道理明是非,你今天不直接去跟老刘吵架,而找到我来诉说,说明你就是素质高!

老曾听得心情畅快,眉目舒展,姿态更高了二分,说,我老婆几次气得想上老刘家吵架,我都劝住了,我说不管谁在哪儿都会碰上不如意的邻居或同事,总不能因为碰上了这种人咱就不活了是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嗨,老曾你真是高素质,这话说得太对了!如果全分场的人都能跟你一样,那我的工作就轻松多了。我不失时机继续奉承。

……

老曾的上访就以这种轻松愉快的方式结束了,正当我得意着自己那诸葛亮般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韬略时,不想,临走的老曾突然郑重地丢下一句话:贫场长,虽说我不是小气人,不过事情总得有个分寸吧,你下分场了,最好找老刘说一说,她要还那样,我也不是好惹的!

看来,事情远没想象的简单。我寻思着什么时候得去一趟分场了,还真得找找老刘家。

没过两天,老刘不请自到,她们一帮女人是来总场劳资科填一份退休人员资料录入电脑的表格。老刘她们几个都是场里的老农工,已经退休了,因为识不了几个字,所以拿着表格来请我帮忙。我窃喜,帮她们填几份表格小菜一碟,填完,趁她们向我道谢,不失时机,挑词拣字地顺便把老曾那事跟老刘说了。脸瘦身子细的老刘别看她一阵风也能吹得起,可凌厉起来一点也不含糊,一听说老曾先向我告了状,气不打一处出,老眼圆睁,说:哎呀,他还恶人先告状了,贫场长你是不知道,以前他家鸡天天来我家菜园,啄掉菜仔,吃掉菜苗,弄得我家连菜都种不了,没办法,我只好把菜园建到果园最边上,离得远远的,看他家的鸡还来吃不。哦,现在我家的鸡在他田里吃几粒谷子,他就心疼了啊,就告状了,哼,有本事也把水稻种开去呀,难不成我那么大的一果园还要把鸡圈起来养,笑死人了!回去我找他家说清楚,问他到底谁家的鸡先吃了别人的东西,哼!

天,哪个才是省油的灯啊!真是始料未及,不说还没事,这一说倒成大事了,我这简直是添乱!事端已挑起,我得及时把火熄了,不然,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乡间多少事就因着那鸡零狗碎最后酿成惨祸。

老刘是老职工,老曾是外来承包户。刚才帮老刘填表时知道她每月是八百多元的退休金,我用攻心术,我说:刘阿姨,你是老职工了,就不要跟那些外来户一般见识,老曾那老婆纯粹是农村妇女,做人看事喜欢斤斤计较,你是有工资的人,一些小事让让她也没关系,这辈子她就算累死也没法跟你比,是不是?

这话让老刘很受用,“老职工”的自豪感和优越感油然而生,她一声“那是!”说得满是骄傲。她指着旁边跟她一起来的几个说:你问问她们,那老曾婆平时就是一个咒骂神,见鸡骂鸡见狗骂狗,哼,我要跟她计较,我们两家早就都没法活了,那多没意思,我还想多活几年哩,真是!

与老刘同来的几个人笑呵呵地附和她,那笑声能让人感觉那事太不足挂齿了。唉,事情就是这样,鸡毛蒜皮的事在别人是小事,可搁在自己身上就成大事了。

老刘她们回去时,特别折到我办公室向我道别,我突然想到应该叮嘱老刘一声,我说:刘阿姨,回去就不要上老曾家去找了,这事我心里有数就行,别找来找去把事情闹大,老职工觉悟应该比农民高,你说是吧?

老刘看着我,迟疑了一下,然后一脸世故地说:看在你贫场长的份上,那我就不找他家,算了,不过他也别欺人太甚了,搞躁了我也不是好惹的!

天,又是这种话!我就知道谁都不是好惹的。

我打电话问队长,队长叹了口气,说:唉,你不知道,他们两家就为几只鸡的事闹来闹去好多年了,我都不想去管,管也管不了,都说得自己分分是理,说谁也不是。

狗,我一直不喜欢。下分场、进农户,我最惕防的便是狗,尤其是果园里的狗,要么啮牙裂嘴,穷凶极恶,纵是不咬人也能把人吓个半死。要么,阴险毒辣,不动声色,突然窜到你前面似要置人于死地,所以,狗的形象常常是我的恶梦。对鸡,我一直不反感,先不说鸡肉的味美,单是它的与世无争,与人为善就足够我的不反感,印象中,鸡带给我的通常是一副“鸡鸣桑树颠”的祥和画面。唉,现在才知道,原来它们也是喜欢惹是生非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