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肉案人生  

2009-04-04 14:33: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肉案人生 - 贫村 - 贫村草庐贫村 (刊《井冈山报》副刊)

 

 因为工作地址的变迁,因为用车方便,因为上游有桥,因为那一串的因为,我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未去过那渡口了。“渡口”二字总能让人联想到“古老”、“等待”、“清冷”一类的词。“野渡无人舟自横”,多寂寞的一个场景啊。如今再到渡口时会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物不是人也非。残破的码头,静静的江水,寥落的渡船,还有渡船上半醒半梦的船工,让人感觉时间老了,老得快动弹不了了。对面的江岸似乎永远就那么咫尺天涯地守望着另一边的过客,一口江风吹来能让你听到一种无奈的叹息。

暮然间竟发现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杨树下的那个屠夫。屠夫姓李,虽然跟他并没具体的交往,但算起来认识他也有二十多年的历史,我还在学生时代,李屠夫就在那棵杨树下卖肉。那时的李屠夫也就十七八岁,个子矮小结实,朴实的脸上间或闪动着青春少年的顽皮。闲着也没空,总爱揣一块大肥肉与旁人追逐嬉耍。再后来,我又在那块地方工作生活了八九年,因为地方小人口少,一个屠夫就足够供应所有人的需求,李屠夫也便成了唯一。居民们隔三差五就得去他那儿买一回肉,他是独行生意,买主都得讨好他,希望能买得如意些。那时的李屠夫已经娶妻生子成家了。成家了的李屠夫象所有乡野里的成年男人一样,以说粗话为乐。李屠夫以买肉为业,所以他的粗话多以他肉案上的猪肉为引子,比如你嫌那块肉太肥了,他便嘻皮着那张已经布满狡黠的猪油闪闪的脸,回你:“肥好,男人都喜欢女人肥,睡在上面就象睡席梦思。”你要是嫌买的肉骨头多了,他便回你:“骨头好,现在城里男人就作兴尽是骨头的女人。”有一阵城里乡下的屠夫都学会给猪肉灌水,你跟他抗争说:那肉有水。他立马回你:“嗨,有水才有味道,你问问哪个男人不喜欢有水的女人。”他总把他肉案上的猪肉无厘头地与女人生扯在一起。结果那些脸皮簿的年轻女人,明明被他欺诈了还被呛得脸红耳赤匆匆地溜。没办法,他是独行生意,而我们又不可能不吃肉,就算憎恨也还得硬着头皮走到那张肉案面前去。

我离开那地方已经十几年了,那张肉案与那个无厘头的李屠夫早就从记忆里删除了。如今突然又看到十几年前的那一个场景,地盘还是那个地盘,人还是那个人,树还是那棵树。不一样的是那棵杨树早已枝叶婆娑成老树了,不一样的是杨树下那个矮小结实的顽皮小伙已成了矮胖滞纳又不乏精明的中老年男人。一股悲悯从心底涌出,一个男人就这么在一张肉案前一站就站了几十年,而且还将继续站下去,就这么把一生交付给一棵树下的一张小小肉案!被千刀万刳得面目模糊的肉案上,记录着他屠刀下千万头猪的无奈,也记录着他一辈子的人生轨迹。

那一刻,我坐在车内居高临下地替李屠夫叹息着,同时,我却分明地看到李屠夫也仰着一张满是优越的脸,在居高临下看春雨里穿蓑戴笠赤脚从他面前来来去去的采茶工!猛然间,我从心底发出一阵笑声——自嘲的笑声!我真是太自以为是了,我凭什么就认定自己比李屠夫优越?我又何偿不是一张办公桌一坐就是十几年,而且还将继续坐下去!我这一生又何偿不是就这么把自己交付给那间只有十几平米的小小办公室?面前那张方寸大的办公桌不也是我的“肉案”吗?我在上面屠宰的是自己的青春、梦想与激情!只不过那千刀万刳的岁月痕迹,被表面的光滑掩盖了,我便轻佻地以为自己比李屠夫高明了,何其痴,何其愚,何其可笑!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