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老去的尊严  

2008-10-14 15:54: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贫村

两个都五六十岁的老兄弟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争着刻薄地诉斥他们那八十多岁老娘种种可嫌之处,老大说她如何的能吃、而且特别能吃肉,老二说她如何占了卫生间不得出来让其他人等得烦燥等等,你一句我一语有来有往,老娘的话题让这对原本关系不是很顺的兄弟俩空前地有了共同语言,而他们那耳聪目明的老娘就在一门之隔的房间里坐着,他们似乎并不避嫌她会听到。他们列数的种种其实都是生活中的细节末稍,很多常人都有的一些小毛病,比如上卫生间,我常常就是看完一篇中篇小说才记得出来。要说能吃,爱吃肉,现在吃已经不是一个家庭难以承担的重负了,如今的家长愁是偏偏是自家的宝贝不肯多吃。这哥俩都已是爷爷辈了,他们的生活状况并不差。言者无意,但听者有心,他们在谈这些话题时脸上所呈现的嘲讽与嫌恶的表情让我震动,为何要这样呢?原来不过是因为那老娘年事已高,生活上已不能完全自理,养儿防老嘛,父母老了就得依靠儿子,所以两个儿子就轮流供养,一家住半年。供养是天经地仪的事,兄弟俩谁也推拖不开自己的义务与责任,然而理上行得通不等于情感上就通得过,洗衣做饭包吃包住无话可说,可情感上的嫌恶却不是理智管得了的事。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活在世上对于其他人已经成了余赘,她的儿子们都儿孙满堂,谁还需要她?阳台的一盆调谢的花都不如,花在来年还可能生出新枝开出新花,她呢?我清楚那位老母亲年轻时是非常凌厉的一个女人,要换在二十年前甚至更早,儿子们当着她的面如此数落她,她不闹翻天才怪呢,可时过境迁,如今她老去了,老去的不仅是凌厉的激情,就连活着的尊严也与她的躯体一同老去……

我的堂伯母在十年前七十多岁时过世了,她有三个孝顺的儿子,面对母亲的突然去世儿子们都很痛心,看着孑然的古稀老父,大堂兄以长子的身份对两个弟弟作了决定:为了能让孤寡的老父余生幸福,从今往后跟着儿子们一起生活,每家四个月轮流着住!大哥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两个弟弟也无怨无悔跟着来,伯父在丧偶后很快在儿子们家中找到了生活的快乐,每天看看书听听收音机,悠然自得。

     大堂兄因为单位不景气改制失业了,四五十岁的人尚是家中的支柱,还得再就业谋生,堂嫂因为女儿远家广东要去带外甥女,一家人突然都散了。大堂兄是个真孝子,说话算话,每轮到他照顾老父,他即便再次失业也要回来,因有他垂范在先另两兄弟尽管也都在外地谋生,每轮到自己也都会千方百计自己回来或让家人回来照顾伯父。就这样,一晃就是十年。十年里,大堂兄不断的辞职又再就业,他的身份便由会计到仓管再到门卫,如今连门卫都越来越难找了。前不久见了大堂兄问起伯父,他说他(指伯父)好得很呢,除了眼睛不行其他能吃能喝说话还钟气十足呢!堂兄说这话时口气是生硬的,脸上的表情远不是欣慰而是无奈、甚至还有别的说不出来的意味!我理解了堂兄,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拿来等待?每个人只有一生,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奉陪另一个人的老去,我们奉陪得起吗?尽管我知道这种想法是对一个老人的不恭,但我仍在内心质疑,我甚至害怕这种事轮到我头上,我该怎办?

我一个朋友有个七十来岁的老婶突然摔断了腿,躺在床上二三个月不能动弹,平时就靠瘦弱的老伴一点一滴地照顾。那老婶有一群很争气的博士、硕士的儿子女儿及儿媳,有日他们终于相约从四面八方大包小包药品食品营养品拧了几大堆回来探望受伤的母亲,然而这位并不缺钱用的母亲面对床边的孩子们,委婉地提出自己此刻最需要的是谁能帮助她洗个澡,因为老伴平时一个人完成不了这项工作。结果,做儿子的想,自己是男人不适合做这种事,应该是女人做的。做儿媳想,回来的不是还有女儿吗,帮自己母亲洗澡是做女儿义不容辞的责任吧。做女儿的看着嫂子们心想干嘛就都指望着我呢,都是女人谁做不一样?大家隔着肚皮谁也不把话说出来,也谁都没想去帮助母亲洗澡。我朋友见了,过意不去,忍了忍,心想侄女也跟女儿一样,于是自告奋勇把老婶背进卫生间帮她洗完这几个月来的第一个澡。老婶的报答是把孩子们拧回来的东西都转送给侄女。

朋友跟我说这事时始终皱着眉,让我感觉她做得并不轻松。我在想,孝心究竟是什么?不愿帮老娘洗澡就代表了没有良心吗?我很茫然,我想起自己的祖母,祖母在去逝前三年就因为不慎伤了筋而半瘫在床,三年里我回去看过她无数次,每发了工资就会去买些祖母会喜欢的食品千方百计捎回去,我的心一直牵挂着疼我一生的祖母,然后在这三年里我却从来没替祖母洗过一次脚,甚至我买了药回去,祖母让我替她擦我都不敢,好在有二姐,洗脚洗澡擦伤这一切都是二姐在替我们做了。祖母去逝后,我一直有种深深的遗憾与歉疚,我一直在想我究竟害怕什么呢?怕脏?怕臭?怕麻烦?都不是,我想大约是心灵深处害怕去面对、去抚摸一个凋朽的、毫无美感可言的老躯,哪怕她是自己至亲的人!尽管理智告诉我有义务去做这些,可情感上的排斥远比理智来得顽强!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皮肤不再光鲜,肌肉不再弹性,牙齿不再完整,头发不再乌黑,骨头不再硬朗,身材不再挺拔,所有生命旺盛的迹象不再残存,那时,让谁去爱这么一副枯枝残叶的老朽之躯呢?只求上帝让我多留一点照顾自己的能力吧,无论如何,一个人活着的尊严只能靠自己亲自手去维护。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