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四十话沧桑  

2008-09-15 21:19:1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四十话沧桑 - 贫村 - 贫村草庐人生四十话沧桑 - 贫村 - 贫村草庐 (为纪念改革开改三十周年应约而作)

 

四十岁的我,一直蹦跶在吉安这片土地上,生于斯长于斯,求学工作依然是这片土地,等化为灰尘定然也将落于这片土地,我,可谓彻头彻脑的吉安佬。这不平凡的三十年,改变了整个神州大地,当然也改变了我休养生息的这片土地,同样也改变了我及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

岁月,把一个个曾经的日子碾成碎沫,和着酸甜苦辣的味道让我们吞下后,有的成为了阅历刻在了脸上,有的成为了记忆埋在了心底。以我早年特殊的经历,我愿意、也更应该把自己的人生以十岁为界划分成两个部分。

当年老外公把十四岁的祖母嫁给我祖父时,为了炫耀他那老财主的显赫故意把祖母的嫁妆铺张成一支绵延数里路长的浩荡大军。老外公的虚荣心为他赢得了一时的啧啧称赞,同时也为祖母此后的人生埋下了苦难的伏笔。而我那上过大学堂带过兵经过商、一生云游四海的祖父,并不是个顾家的男人,迎回了新娘不久便撇下妻子和一个全瘫的老母又独自云游去了,直到在河南驻马店死于兵荒马乱中,我五六岁的父亲还不知道他爹是何模样。祖父留给后人的除了一张英俊的瓷像外其他什么也没有。小脚祖母是靠娘家的嫁妆才撑起那个家,早年除了那全瘫婆婆的折磨外,五个女儿相继的死去已经快把她推到绝望的边缘,而随后在全中国轰轰烈烈开展的各种政治运动同样也波及到古老的小村庄,祖母就因为当年那过份张扬的嫁妆而被划上了成份、戴上了“地主”这顶政治大帽。

等到我出生时,“文革”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了近两年,那时,已历经过一场场政治运动的大地主祖母能配得上的也只有“赤贫”二字。在我十五岁以前,我们居无定所,祠堂的一角、半间租来的老屋、与猪为邻的茅房就是我们栖身过的家。如今回想起来发现,其实童心并不会因为贫寒而拒绝快乐,还清析地记得,那时我们几姐妹睡在那叫“木间”的茅屋里,一墙之隔就是人家的猪栏,逢母猪生产时,我们便竖着耳朵根据母猪的哼哈声和猪崽的尖叫来判断一共产了多少只猪崽,待次日与猪主人核实我们猜对后,我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无比兴奋!但,祖母头上那顶政治大帽,在那个年代也成了我们的原罪,这个原罪让我们单纯的童年担负了一份根本不是这个年龄应该担负的沉重。在我刚蹒跚走路时,跟着大家去队里的批斗会上凑热闹,当看见祖母在批斗会上被人吊起来“坐飞机”时,似乎懂了她正在被众人欺辱,我凄厉地尖叫着冲上去要拉祖母回家。还记得在村小读书的大姐考了第一名,学校却把奖状发给了成绩倒数的队长的女儿,大姐哭回家时祖母正下楼梯,祠堂的楼特别高,委屈的大姐一边使劲摇晃着楼梯,一边仰头冲颤微微地趴在楼梯上端的祖母喊:打倒你这个坏地主,打倒你这个臭地主!我上初小时,语文课本仍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内容,我一边读着书上关于地主恶霸的种种罪恶行径的描写,一边透着昏黄的煤油灯,审视着对面埋首补衣服的我那一生忍气吞声小心谨慎温柔敦厚的祖母,幼小的心中充满了这个年龄根本无法释然的困惑。我与上面两个姐姐都有过帮祖母劳动改造的经历,祖母每年都有大量的专门针对“四类分子”的义务劳动,挖水渠修路建坝没完没了,完成不了就得拿钱去抵帐。父母亲队里有劳动,要挣工分养活全家九张嘴,不可能去帮祖母,而赤贫的家里更拿不出一分多余的钱,无奈小脚祖母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年幼的我们。在我长到刚刚一个竹框的高度就同祖母一起上过工地,工地离家很远,要经过多个村子,路上碰到别村的放牛娃一边高喊“打倒地主”一边朝我们扔石头时,祖母教我的不是去与他们理论或抗争,而是如何把头埋在手臂里而不被伤到要害。当一个孩子与家长在一起时别的孩子仍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她,谁能想象她感受到的是怎样的屈辱与无助?也正是那与自己的成长如影随形的种种特殊经历,在自己幼小的心灵里刻下自己是劣等人种的辛酸烙印。这种烙印影响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上学时最不愿面对的是填写各种表格,每当填到“家庭成份”那一栏,我仿佛面对是一个耻辱牌,感觉它一次次无情地在向世人昭示我的劣等身份。

好在历史的一页总有被翻过去的时候,隐约记得,在七九年初的某个晚上,家中的煤油灯欢快地跳跃着,辐射出一屋的祥光,祖母和父母亲满脸洋溢着罕见的笑意,只听他们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摘帽了拉摘帽了,以后我们家跟别人一样了!那时我似懂非懂,只知道是件天大的好事,跟着大人一起高兴。也就从那以后,我一点点地感受到头上的天空越来越明净,脚下的大地越来越温情,我、我家人的生活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祖母不再被分配那些莫明其妙的惩罚性劳动,我能干的父亲在承包了责任田的基础上还先后承包了队里的碾米机、抽水机、后来又添置了榨油机等,虽有五个小孩同时上学的负担,八四年我家还是如愿盖起了新房彻底结束了居无定所的窘境。日子一天天地红火,我那爱赶时髦的父亲俨然成了村里引领时尚的领军人物,诸如收音机、手表、自行车、电视机、摩托车等等,他总是赶在别人之前搬回了家,大大地满足了他那点伴着虚荣心的成就感。当时光走进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属于我们的世界更是天高海阔,我们几姐妹用自己的智慧与勤劳一个个在城里购了房安了家,也把年过花甲辛劳一生的父母接进了城,在党和国家为我们绘制的“和谐社会”大蓝图下,我们精心构筑、尽情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份家庭的和谐、亲情的和谐、血脉的和谐!

活到四十,却赶上了三十年的大好时光,我之大幸!我深信,幸福是比较得来的,更是珍惜得来的。如今,尽管人到中年,我依然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向往,在这片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和谐的天空下生活,我有什么理由不对未来充满信心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