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往北走(续二)  

2008-07-31 17:59: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 于 吃

 

    我们这个团按旅游行业的俗语叫普通团或经济团,那种叫法是相对豪华团而言的,当今社会划分人类的唯一标准是金钱。既想出去游山玩水又想省钱,经济团成了大多数如我一样平民阶级的最佳选择。不同名称的背后便是吃喝住行的巨大差异,于是这一路上我听得最多的便是一个“吃”字的两种说法——不好吃和最想吃!馍是北方人的主食,看上去很美,又白又大,然而吃在嘴里却味同嚼腊,而南方人只把它当早点,喜欢在馍里掺点糖,吃起来有明显的甜味。还有,北方人的实在也体现在他们的食物上,比如馍、比如油条,看起来都很粗壮,咬一口才明白粗壮的底子是实在,都是实心的,不象我们家乡的油条被炸成蹦脆的空心,吃起来口感好,所以我们的“不好吃”从早餐便开始了。我们这支队伍女人占了大多数,沉默是金通常用来告诫男人,女人不在约束范围内,所以女人的嘴碎得天经地义,一群半老徐娘捏着粗壮的北方馍,皱着眉一边吧叽吧叽地嚼着,一边一口一个“不好吃”、“难吃死了”。我们一天的伙食标准是早餐九块中晚餐各十五块,想想,在物价疯长的今天的旅游城市,十个人一百五十块钱一桌能吃出什么味道呢?摆在餐桌上琳琅满目似乎色香味俱全,煞是诱人,吃在嘴里便很快发现都是花架子,中看不中吃,加上南北方饮食差异,结果“不好吃”、“难吃”之声从早到晚不绝于耳,反应最强烈者有如挑吃的丰,她丝毫也不珍惜那难得的减肥机会,每每到吃饭时间便用手支撑着那张胖脸,一筹莫展,一连数声“不好吃”、“难吃死了”之后又会突然一拍巴掌,憧憬道:“哎呀,我现在最想吃的是xxx”,(注:用x来代替是因为她每回最想吃的并不一样。)如此这般一餐餐地叫一餐餐地吃竟也从山东一路吃到了辽宁。终于,听说大连有五十九元一个人的自助海鲜火锅店,丰她们几个再也忍耐不住,起头召唤大家一起去饱餐一顿,结果尽管平时叫不好吃难吃的人为数不少,可到关键时刻大家还是鲜明地体现出经济团员的本色来,五十九块一个人,加来去打的费用,六七十呢,太不经济太奢侈了点吧?所以丰的召唤丝毫也没起到一呼百应的效果,勉强拖走了三四个响应者,大多数仍然去吃那“不好吃”了。

记得一年前去北京旅游,导游是个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的胖嫂,一路京腔叽里叭啦地从她嘴里吐出,眼睛却多数时候投向了车窗外,似乎她的服务对象都不在车上。同样,我们是经济团,吃的地方很差,但生意却意外的红火,一开始看那阵势我还以为等待自己的是一顿美味佳肴,然而第一口下去我便感觉到那味太重太咸了,想,菜咸那就喝点汤吧,谁知汤也咸,我真怕浪费买水的钱,只好半饿着肚子出来,偏偏那胖嫂导游又问了一句:味道咋样,吃饱了么?我向她诉苦道:“太咸了,没法吃。”不料她立即拉下脸,大着舌头,以一种皇城根下特有的优越感教导我:“大姐,这是北京不是你江西,出来旅游就得偿外面的味道,你要是图好吃那你就别出门,天天呆家自己弄去好了!”天,她不问我我还懒得理她呢,正当跟她说真话她倒教训起人来,心里真是窝火。不过,事后仔细想她那话也在理,出去旅游为什么?不就是开开眼界长点见识,偿偿人间百味吗?世界那么大,天下人那么多,各有一张嘴,合谁才是对呢?好吃难吃只能代表自己的判断,决不能用来为你吃下去的食物定性,正如香菜,爱吃的人说它香,不爱吃的人却说它臭,能说谁对谁错呢?  

 

          关于购物

 

 同我们随团去的有一个我们当地的导游小黄,她的任务是负责我们沿途的联络工作,姑娘年轻漂亮,性格开朗活泼爱说话,原本与我们初次相识共同的话题不多,她便噼哩叭啦把她们行业里的故事作了话题。是她告诉我她们行业内部把自己带的团通常分为豪华团、清水团、垃圾团几类。前两者从字面我尚能理解,而“垃圾团”这称谓却让我惊骇了,什么团都由人组成的,那是什么样的人会成为她们眼里的垃圾呢?我的好奇不仅是对名称的奇怪,更是想探明一下自己所处的团算哪类?细问缘由才知道这种分法是根据团员们购物情况来分的,豪华团一个“豪”字了得,反正钱多得不知怎么花,由着导游和导购说什么好就买什么从不问价钱,你买的多,导游的回扣就高,所以能天天带上豪华团是每个导游最大的梦想。由此可以理解什么叫清水团了,与豪华相对应,游客兜里的钱不多,精打细算着花,凭你导游和导购怎么苦口婆心,就是不上当,非碰上十分心动的才会量力而行地买点,如此精明的结果自然让导游的利润变得清汤寡水,所以导游们悻悻地赐封了一个“清水团”的称谓。小黄对我说:你们是典型的清水团,因为大部分是老师,老师属于理智消费型。小黄的话说得很客气,再仔细想想,自己所在的这个团也的确鲜明地带有清水团特征,便为自己不是垃圾而大大松了口气。那么什么才是垃圾呢?小黄说就是那种任你导游费尽三寸不烂之舌的功夫,游客愣就是不为所动,有的游客甚至每到购物点连车都不想下,让你导游绝望到底去吧!一个这样的团带下来除了那点死工资导游什么油水也没捞得,所以行内的人就恶狠狠地把它贬为“垃圾团”了。

过去在中国只有有钱有身份的人才讲究旅游,那时导游的额外收入主要来源于富人施舍的小费,如今旅游已经成为一种普遍消费行为,平民百姓节省点也作兴旅旅游放飞一下心情,自己的游费本是靠平时的节俭,所以导游还指望着他们给小费就不太现实了。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平时出一趟远门不容易,所以回去时讲究给亲朋好友带点小礼物,结果便催生了旅游购物这一衍生品,导游的额外收入也转移到游客购物的回扣上,换句话,导游的小费由被动接受变成主动索取了。导游在作景点讲解时心不在焉可一到购物地,她们便巧舌如簧不厌其烦,似有非从你腰包里掏出点什么不可的架势,对狂购者满脸堆笑,对吝啬者则横眉竖眼。这种兼顾了特殊使命的附属购物活动也变得越来越怪味,常常在旅途中车子会突然莫明其妙地停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购物点,对游客来说犹如看电视剧时突然横杀出来的广告一般令人败兴!购物店的布局也诡秘得象新闻里播放的传销场景,一条长廊里隔出若干小间,一个小间类似一间小教室,导购或信誓旦旦或装神弄鬼的一通演讲示范后便直截了当地请君入瓮,从南到北形式越来越雷同,千遍一律。游山的地方多是山货药材之类的,玩水的地方自然是水产海鲜。现在很多普通百姓每年都有旅游活动,比如我,几年前在北海买的珍珠粉从外肤到内服,到现在还占着冰箱冷冻层半层的位置,再叫我买是不可能了,所以后来旅游时再到购物点我常常就连车都不下,现在才知道,我也快被导游归为垃圾了!

 (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