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回乡  

2008-03-14 11:23:3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文刊于《井冈山报》副刊)

 

十年才一祭,是我不孝。那个土堆在丰茂的杂草掩盖下,需动手去拔,才能发现原来是一座坟。春天,因为有个清明节,让灿烂也变得有几分感伤。

祖母去逝整整十年!八十九岁的祖母是我生命里第一个离世的亲人,当我面对棺木里那个平生历尽艰辛与坎坷、对我们倾尽深沉母爱的遗体,我伤怀恸哭,肝肠寸断。祖母的去世在我人生历程中有着象征的意谓,从那天起,我对生命有了某种警醒——人,成长的代价便是一个不断告别的过程!告别亲人,告别童真、告别幻想、告别激情、告别爱恨、直至最后告别热血生命,无论你愿不愿意!

虽未远离故乡,但自年少出门求学以来,便与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人日渐地疏远。记忆中最清晰的依然还是年幼时留在脑海里的那些人和事。聪明漂亮的大伯母,每天早上筹划好全家一天的活计后,便爱端起那把泛着金光的铜铸水烟斗,咕噜咕噜地过足一顿烟瘾。我一向讨厌女人吸烟的形象,却唯独接受了我那外表与歌手孙悦相象的大伯母。印象中,生养了六男四女的二伯父家永远都在办喜事,娶儿媳嫁女,隔三差五,每逢喜事我们便可白吃白喝三天的酒席,每看到皱着眉在操办喜事的二伯父,我都觉得有点愧疚。大伯母只比祖母迟了半年就告别了她钟爱一生的水烟斗,去了另一个世界。十个儿女的婚嫁,把二伯父那盏老油灯里最后一滴油给耗尽了,二伯父出葬时村里人替他慰藉道:也好,总算全部团圆那些儿女。伯母、伯父的坟列在祖母坟后,抬头一眼便可扫尽。三座坟,一样的土堆一样的杂草,掩盖的却是各自一段不一样的人生与故事。

家乡的山头早被老祖宗们按“房”划好块,每房都有各自的坟场,近房的坟场也相近,远房的坟场相对远些。如今再踏上那熟悉的山头,未能找到童年抛洒在这里的欢歌与笑语,却意外地发现,时光已改变了山头的模样——那年年在增加的坟墓,尤如山头长出的一个个无奈的叹息。吼声如雷的招元公、嘴角永远叼一支自制喇叭烟的叫娥伯、一双赤脚把小巷的青石板踩得震天响的春娇婆、整天见鸡骂鸡见狗咒狗的的王大妈┅┅,那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分明还在记忆中跳跃,眼前却除了墓碑上的名字外,只有那一个个沉默的土堆代表着他们曾经存在过。我心惊悚,他们都什么时候去世的?!母亲淡然地告诉我,他们都活到七八十岁才去的。那一刻我才猛然醒悟,岁月不只是老去了他们,同样也在老去我!

是谁说岁月无痕啊?此刻,我分明看到了岁月的形状,它,是儿子眉宇间渐行渐远的童稚,是我日渐染霜的双鬓,是母亲越来越萎缩的身躯,是祖母坟头冬枯春荣的杂草,是家乡山头年年在新添的坟…┅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