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散落的玫瑰花瓣  

2008-02-14 18:42: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文刊于《井冈山报》副刊)

作者:贫村

 

2月14日这个原本属于西方人青睐的日子,不知何时起,竟也在我们居住的小城里渐渐地变得异样起来。华灯初放,小城两横三竖的几条街上数家鲜花店突然地热闹起来,红的白的黄的各色玫瑰花争奇斗艳傲视群芳,它们成了这个夜晚无可争辨的主角。小年轻手挽着挽手幸福而坦然地在花店里进进出出。那看不出婚否的单身男人在花店前扭捏徘徊,不知是想给家中的那位一份惊喜还是另有难言隐情。那些停在花店前的各色小车更让小城的夜色多了一份不同寻常的暧昧。

那一夜,作为年近四十、婚龄不短的我们,也无端地生出了一份骚动。

还是在半年前我就对好友玲和英说过,情人节那天,没人送花给咱,我来请两位去喝茶聊以自慰!就这样,三个四十岁的女人在那个暧昧迷漫的夜晚相约走上了街头。

从小生于斯长于斯,长大后及时婚嫁成家,生儿育女,活得仔细而规矩。这几乎是我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共同的生活轨迹。2月14日这个原本普通的小日子,突然地以“情人节”这么个令人耳热心跳的名义横梗在我们面前,想不心动也难。十几年的婚姻打磨光了青春的激情,爱,早已物化成那张照片发黄的结婚证外,便是那个堆积着无数凡尘锁事的“家”。发际的银丝,眼角的皱纹,在与日俱增地推残着我们心中那份作为女人的自信与自傲,我们的玫瑰花在哪儿?

走上了街头我们才发现,那一夜,火的不只是花店!三个女人几乎快把小城所有的咖啡店、茶楼、酒巴访了个遍,竟一一被拒绝,理由都是——没位子了。这个答复我想有真有假,真,可能真是爆满了。假,大约是因为对方一眼看出我们是那种没人“疼”的,谁愿意为几个半老徐娘来慷慨买单呢!我们三人站在风中的街口,面面相觑。最后,总算在一个名为“养心斋”的茶楼找到了一个空位,才不致让我们太失落。

“钢琴王子”理查德 .克莱德曼的浪漫旋律《致爱丽丝》,在那个夜晚那种氛围里是如此的恰如其分。音乐从茶楼的每一个角落钻进我们耳朵里,不,是心里!感染着我们有点迟钝的心扉,昔日里簇在一起便喜欢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三个女人,竟然不约而同地沉静了下来,沉默中我们无言地看着彼此........

旁座的一对小情人突然地争吵起来,吵杂声顿时把我们惊醒,我们同时侧脸去看他们,只见女孩愤然站起身,把手中的那把玫瑰花使劲一扬,重重地甩在了茶几上,撇下惊慌的男友扬长而去。这一幕让我们很惊讶,我们愣愣地看着女孩远去的倩影,异口同声地感慨道——这就是年轻的本钱!

等我们走出“养心斋”时,夜有点深了,小城少了些许的浮燥,空气中多了份清新,我刚要张开嘴来作个深呼吸,却见英突然一声尖叫“啊,玫瑰花”同时向前方扑过去,等我明白过来时,英的手上擎着一枝只剩下少许花瓣的玫瑰花——那是一枝被人抛弃的玫瑰花,花丢在地上还被路过的行人踩踏过,被踩踏的花瓣一片片散落在地面上。英,怜惜地抚摸着快落光了花瓣的玫瑰,我,却怜惜地看着满脸惋惜的英。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