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颓 废  

2008-12-31 12:31: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不进的《论语》 - 贫村 - 贫村草庐 贫村 (仅以此文对过去的一年作个告别吧) 

 

寒冬里,我整天缩着脖袖着手,休息日,做完该做的琐事,一不小心便爬到床上,或闭目养神,或胡思乱想,偶尔也做做白天梦,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竟可以在床上躺掉三分之二!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一个词便不请自到跳进脑海里——颓废。感觉再也没什么词能如此精准地描绘冬天里的我了。阳台上的花早已不“花”了,从前没房的时候,总爱憧憬如果有房,我要如何地在阳台上,在窗台上种上长青藤,种上花儿草儿,把春花秋月请进家。后来我也的确盆盆钵钵琳琅满目地把阳台充实起来,春天,看到花儿把春意推进屋时,我喜悦着,快乐着,感觉真好。但随着春去,花儿便开始衰败,老枝残叶总把阳台弄得满目狼藉,年年岁岁花相似,我便开始对它们生烦生厌了,生厌的后果是那些按时节开的骄贵花儿们因为我的疏懒而早已香消玉陨不知所踪。什么时候起,我家的阳台上只剩下些生命力份外顽强的诸如仙人球、仙人掌、仙人柱之类的,我已经不记得啥时有过开花的景象了。寒风吹过,众“仙”瑟瑟发抖,一派颓废,不过虽不见开花倒也不乱落叶,再如何的抖也不会给我的阳台带来麻烦,我接纳了它们。颓废便也成了我家阳台上一道独特的风景。

好友飞絮在网上告诉我说她准备送一副刺绣给我,我十分感激。那小女人生得小女兮兮的(呵,我又生造了一个词),不但写得一手轻巧美妙的好文章,还十分钟情于女红,真是应了“锦心秀口”这个成语的真意。我去过她家,复式的房子被她打点得一尘不染,温馨别致。天台上还挑了土做了菜园,虽然那些花草蔬菜们离了黄天厚土而长得面黄肌瘦,可硬还是给半空中的世界增添了一份特别的意境。飞絮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图案?我不假思索,要黑白的,要简单的,要多留空白的。我不喜欢那种欣欣向的图案,也不喜欢那种活泼可爱的小猫小狗之类的图案。我喜欢枯藤老树昏鸦式的,残骸式的,让人心惊的那类图案。飞絮骂了我一句,然后还是认真地在网上替我搜索了半天,结果却没有找到我想要的。我有点黯然, 我真是颓废了,那种挂在家里的精制剌绣怎么适合颓废的图案呢!

我不会绘画,但没事时也爱附庸风雅地赏起画来,我看画不喜欢顺着别人的解释去看,我就爱看能带给我视觉剌激的那种,看过后有点痛快,有点不爽,有点牙痒痒的感觉。记得两年前网上聊天时遇过南昌某画院一签约画家,画中国画的,打开他的网址浏览了他的作品,他说给个评价吧,我看了半天,只说了“不错”两字,感觉看他的画就跟看挂在墙头的其他人画的没什么两样,实在没别的什么词可用,他的作品多是一些商界新宠旧贵们装饰办公室或家时买走的。以前在学校时学过一些国画知识,老师是江西省美术协会会员,古稀之年依然把自己打扮得很艺术,就因这,我很是喜欢上他的课,第一次明白原来绘画也跟写字一样,先一横一竖写起,老师没对着任何山和水,愣就把一段壮丽河山呈现在我们眼前。后来也在电视里看过一些如何画中国画的节目。再后来突然就没了兴趣,感觉怎么也跟织毛衣勾毛线鞋一样,尽是些手工活似的,没劲了。后来仔细想,那签约画家为什么引不起我的兴趣,感觉他技巧不错却没多少灵魂的东西,看多了就麻木了,剌激不了视觉也就吊不起味口。数千年的人类史也伴了数几千的人类艺术史,诸如美术史,从古典到浪漫,从印象到超现实,什么达达派、未来派、野兽派等等,琳琳总总,百花争艳,争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都到了没词的地步了,于是便产生了一个新词“另类”,细究起来不禁不哑然失笑,这词有点聪明,更有点无赖。现在的人有点可怜,都想做点事,却又怕自己的东西被人一眼毙了,“另类”便成了唯一的选择。一年前看了一本书叫《行走的刘索拉》,我一直“粉丝”着这位才女,但继《你别无选择》后她的文学作品打动我的不多,如今她更多是在搞音乐。《行走的刘索拉》主要讲述她与美国黑人音乐家们一起弄蓝调,其实什么叫“蓝调”,我一直云里雾里,有天从网上搜索到她的蓝调专辑,打开音响大声播放,我那在一旁扫地的母亲嘟嚷了两个字“鬼叫!”我心一惊,妈呀,还是我老娘有悟性,一下就言简意赅地概括出了“蓝调”的精髓呢。唱歌唱到做鬼叫,也是一种被逼的无奈,要想与别人不同,只能另类啊。所谓另类,我的理解是“跟你不一样”!人人都想不一样,世界只好眼花缭乱了,我们也便在眼花缭乱中迷失了方向,找不到方向就只能颓废了。

我是有点怪了,看东西喜欢新的,用东西却喜欢旧的,敝帚自珍,破了洞的手套、断了齿的梳子、二十年不换的老茶杯,因为日久便对它们生了情,舍不得扔,碰上不得不扔的竟会有一种生离死别般的伤感。破东西用多了,人便也不免一副破落而颓废的模样。对着镜子看自己,竟也会生烦生厌。不好!

今天是零八的最后一天,在此以这种方式对它作个告别,明天起就是新的太阳新的月亮新的一年了。不指望凤凰涅槃,但愿从此不再颓废,而是由里到外多点新气象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