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站在天堂门口  

2008-01-19 15:20: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贫村

 

外面风雨大作,整座办公楼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我打出逝者名字后脑海里一片空白,风挟裹着大雨把我身处的环境烘托得让人心惊。这是我在半年内为第二位同事写悼词——前几天还生龙活虎的地出现在眼前的同事,说没便没了。生命的无常,真是令人措手不及!

 

悼词,也许该算是对逝者最后的人生总结,我深知,以自己浅陋的水平是做不好如此重大的一件事情,无论逝者多平凡,他几十年的人生硬是一步步真实地走过的,一页轻簿的文字如何承载得起?

 

断肠哀乐,回荡在殡仪馆的四周,在伸出手去慰藉逝者伤心欲绝的遗孀那一刻,我无语凝咽,该说什么?节哀吧?别难过吧?保重吧?感觉都有点轻佻,抬眼望到窗外山头上层层叠叠的老坟新墓,我突然紧握着对方的双手,脱口而出——我们早晚都得去那儿,先好好活着!

 

袅袅青烟从焚炉的烟囱飘出,似有几分缠绵还有几分不舍、不甘。那堆滚烫的白灰,让炉前那揪心的呼“爹”声嘎然而止,昔日里那个强大的、值得依靠的、充满慈爱的“爹”,转眼灰飞烟灭——哭泣着的人,突然发现再冲一堆白灰叫爹没有任何意义!这种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血肉之躯化为灰烬的过程,虽然残酷,却也能迅速地让逝者的亲人回归现实,从而找到独自回家的路。

 

“嘭嘭嘭”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异常庄严地驶进火葬场。躺蓬的车厢里载满了披麻戴孝的男男女女,带着哀伤,他们一个个鱼贯跳下,默然配合着把逝去的亲人抬下了破旧的车厢,那阵势已经破释了逝者的身份——他或她应该只是一个底层的普通甚至贫困的劳者。没有隆重的追悼仪式,没有回荡的低婉哀乐,单调的爆竹声里夹杂着那群男女的哭泣,然后是同样一阵青烟,同样一堆滚烫的白灰!看着破旧三轮消失在参加同事追悼会的小车长队的尽头,我想,走向天堂的通道,应该只有先后而没有尊卑。

 

殡仪馆外有一座新建成的小型花园,小工无视周遭沉重的气氛只顾专心地砌着最后的一个花坛。早砌好的花坛里种上了小柏小松还有各种有名或无名的花与草,花儿朵朵,烂漫迷人。是谁的主意,在这种地方设计如此一出?是想安慰逝去的灵魂还是想给尚还活着的人一种美丽天堂的假象?我想起了美国当代思想家罗洛.梅在《爱与意志》中的一段话:“我们往棺材上放鲜花,以使死亡有一种芳香的气味。我们以人为的葬礼和精制的墓碑来欺骗自己,使我们相信死者并没有去世;我们传播一种心里宗教福音说,我们的悲痛越少越好。我们用鲜花和盛装来遮蔽死,用虚伪的葬礼来冲淡死,最终是为了要在内心中掩饰死。”真是这样吗?我茫然。

 

一个穿工作服的小青年熟视无睹眼前尽是悲痛的面孔,竟肆无忌弹地吹起了嘹亮的口哨。哀伤的送葬者纷纷向他投去愤然的目光。然而此刻,我却对他起了敬意,他是此地的工作人员,我想,一个整天站在天堂门口的人,应该比我们更能领会活着的真谛——人生无常,人,活着就应该纵情地唱响生命的每一刻!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