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国情  

2008-01-15 21:02:2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情 - 贫村 - 贫村草庐国情 - 贫村 - 贫村草庐  小说(刊于《星火》文学月刊)

  

李忠是九十年代初、近三十岁时,才去南方闯荡的。那时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十年后的今天,李忠已是拥有几百万资产的私企老板。或许在南边开放地区,李忠的这点财产算不得什么,但回到人们还在津津乐道“万元户”的家乡时,李忠却成了商贾巨富,成了人们仰望的偶像。

李忠这次回乡,主要是带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回来看望年事已高的老父老母。只因日理万机,李忠在老家呆了两天,甩了大把的钞票给老父老母、叔叔伯伯后,匆匆又带着儿子来到县城赶南下的列车。

到了火车站,当李忠把头伸到售票窗口说要买两张当晚的卧铺票时,身着铁路制服的女售票员,一张与其制服一样呆板的脸冲他晃了一下,毫无表情地吐出三个字:早没了。

火车是晚上九点的,到达目的地要到第二天上午十二点,在这漫长的十五个小时里,直挺挺地坐在空气污浊的硬座车厢里,这对于十年前的李忠来说是很正常的,但十年后的李忠却认为那是无法想象的。今天的他,无论是办公室还是家里,他的所到之处,都有空调、有舒适的皮转椅,外出则有自己的奥迪小汽车。而现在却要与那些扛着大包小包、脏乱不堪的民工同挤一窝,而且还不一定有座位。李忠不想委屈自己,更不想委屈儿子。他觉得无论如何也要买到卧铺票,他不希望去车上补,因为那样更难,在车上挤了半天,等轮到自己时,天已快亮了,路程也已过了一大半。这,他是有过多次的经验教训的。

李忠决意要上车前买到两张卧铺票,于是他再次来到售票窗口,说:我给双倍的钱,请卖给我两张卧铺吧。

售票员再次扬起她呆板的脸,不悦地说:不是说过,早没了!

李忠又说:那我给五倍的钱,求你卖两张给我吧,我知道现在肯定还有没卖完的票。

售票员像受到侮辱,愤然起立,涨红着脸,冲他叫: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以为就你有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难道那票是被我扣了有意要卖高价不成?说没了就是没了。

李忠看着激动的售票员,知道自己真的惹恼了她,赶紧赔着不是退了回来。

回到候车厅,看着黑压压的人头,更坚定了李忠要买卧铺票的决心。于是,在百般无奈之际,他决定直接去找站长。

他摸索着进了站长室的门,站长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站长,站长问他有事吗?他直截了当地说:我需要两张今晚的卧铺票,想请站长帮忙。

显然,站长觉得这位唐突的不速之客有些莫名其妙,便客气地说:同志,买票请到售票窗口去,这里是站长办公室。

李忠见站长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就压低嗓门对站长说:那里说早没了,所以我来求站长您帮忙,我愿出五倍、甚至十倍的价钱,请您帮帮我吧?

站长本来觉得来者有些唐突,他这么一说,更让站长起了疑心,继而是有些气愤,只见站长霍地站起来,大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要干什么?站长警惕而严肃的神情,吓得李忠逃也似地跑出了站长室。

李忠十分失望地回到候车厅,虽然是在家乡的土地上,但没有一个他熟悉的人可以帮他。毕竟他离开这里已十年了。正惆怅着,突然大门外来了一辆警车,这下提醒了他:自己不是有一个在离这儿不远的镇派出所当副所长的同学张东吗?对,怎么开始没想到他呢?他肯定跟火车站的人混得很熟的!

于是李忠翻出了随身带的电话簿,找到同学张东的电话,手机一敲,通了,正是同学张东狼狗般“呵呵”叫的声音,李忠将自己的事与同学一说。十分钟不到,同学张东便开着所里那辆挂着公安牌照的“富奇”吉普来了。张东一边热烈地与李忠握手、拍肩、寒暄,一边掏出手机,开始了他的“卧铺票”行动。

同学张东首先把电话打给了火车站派出所的所长,他亲密地与所长一边说笑后,便向所长索要卧铺票,整个过程显得轻车熟路。不一会儿,所长从旁边一幢二层的楼里走出来,来到李忠和张东身边,张东又与所长一阵握手拍肩,然后向所长介绍李忠,所长只向李忠斜了一眼,便拽着张东往车站办公楼走去。

这种信号对李忠来说,意味着卧铺票有戏了。看着同学和所长离去的背影,李忠心里生出一种很久没有出现过的自卑。

同学张东与所长去了办公楼一阵子,显然所长身上并没有现存的卧铺票,他也要去向有权控制票的人索要。

当李忠握着到手的两张下铺票时,心里对同学和所长充满感激,他不住地向两位躬腰道谢。所长的脸上却有些不屑,显然他如此努力帮忙奔走索要车票并不是为了他李忠,而完全是看在同行张东的面子上。

这时,已是晚饭的时候,同学张东要李忠与他儿子一起到外面去吃饭,当然也邀了所长。李忠觉得是个好机会,他也想以此来感谢二位的帮忙。

他们一行四人来到那家最好的、取名为“迎宾楼”的餐馆坐下。李忠立即主动前去点菜、要酒,他想自己没权,但有钱,应该也在同学面前表现得洒脱一点。他要了那里最好的几个菜和酒。一来是他真心要感谢二人的帮助,二来也是想为自己驱赶刚才在同学面前生出的不该有的自卑。

大家吃得很开心,也很融洽。这餐饭尽管只有四个人,但也花了四百元。李忠一点也没有觉得心痛。他正要起身去买单时,却被同学张东按住了,张东不容分说:我知道你是大老板,但在这里我是东道主,你买什么单,你别动,我去签个字就解决了。

张东潇洒地走到台前,另要了三包烟,然后在老板娘递过来的一个小本子上划了几笔,回再往李忠和所长面前各扔了一包“红塔山”,另一包留给了自已……

出了餐馆,火车站的广场上已华灯齐放,离李忠上车的时间也不多了。李忠连买单的机会也没有,他只有不停地点着头,哈着腰向所长道谢,向同学张东道谢。

所长回到他的二层楼房里去了,同学张东也已上了“富奇”车,呜呜地发动了车子。

李忠和儿子上了火车,李忠点燃了一支香烟,对着车窗,深深吸一口,然后吐出一溜长长的白雾,转过身来对儿子说:强强,明天你们就要估分、填报志愿了,我看你还是别填什么经济管理专业了,还是填报政法专业!

儿子不解,问: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希望我将来学习经济管理吗,怎么突然又改变了决定呢?

李忠沉默了一会儿,对儿子说:是的,我是突然改变了决定,我这个决定是由咱们的国情决定的,国情,你懂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