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日志

 
 
关于我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网易考拉推荐

七哥  

2007-03-22 18:33: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文刊于《中国剧本网》) (小说)

作者:贫村

              

突然传来了一阵粗鲁的打门声,谁呀?我很纳闷。打开门来,竟是我那矮小瘦黑的堂兄七哥!

七哥蹬开那双扇着两只耳朵的破解放鞋,赤脚踏进屋里,十个黑乎乎的脚指头,在米黄色的地板上显得十分扎眼。七哥耷拉着一张丧气的脸,卑微地勾着脚指头不知所措地立在门边。七哥的突然造访,我十分惊讶,没什么为难事需要我帮忙,那些矜持的堂兄弟是不会轻易踏进我家门的。

  七哥在我的招呼下,扭扭捏捏地坐在沙发上,试探了半天,那一直低着的头才抬起来看我,用极寒碜的声音说,我是来找巧娇的。

  巧娇是七哥的老婆。

  七嫂去哪儿了?我问七哥。

  出走了,出去快一个月了。七哥带着哭腔说。

  上哪儿了?我又追问。

  就是不晓得啊,有人说到城里来了,我就找到这儿。民仔你在公安局,你帮我找找吧,有人说在城里看到了她,说她在工地上做事,你帮我找找吧民仔!七哥突然象一个掉到水里快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绳,几乎要跪在我面前了。

  她为什么要出走?我几乎是明知故问。

  她,她,是被我打跑的……七哥说得很惭愧。

  

  七哥是四婶的独子,大我整整十岁。然而,二十多年前,我们俩却曾是同班同学。

  四婶娘家是地主,她那四类分子的成份也污染了七哥一家。由于成份高,七哥二十二岁时才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说了门亲,是个贫下中农的女孩,从贫下中农家嫁到四类分子家,七哥算是高攀了,唯一的缺点是那姑娘有点智障。心高气傲的七哥很是不愿意,可又别无选择,有哪个贫下中农会把完好的女儿嫁给一个四类分子家庭呢!当时,双方的父母都想尽早把婚事办了,是七哥一直以种种理由拖延着。

  家庭的出身,注定了七哥的成长里充满了被人踏贱的屈辱,所以从小七哥就特别地要强,特别地渴望出人头地。当恢复高考的春风吹来,七哥第一个感受到了春天的呼唤!那年七哥二十四岁,我十四岁。七哥终于盼来了改变命运的那一天,为了高考,七哥抛开一切,夜以继日,全力以赴迎接考试。那年,七哥最后以二分之差落榜了。这两分之差,既让七哥心痛,同时却又极大地鼓舞了七哥的士气——七哥可是一个只上了两年初中的人啊,第一次参加高考,仅差两分中榜!人们看到了七哥的实力,这两分之差竟一时传为佳话,七哥虽败犹荣!一直被人踩到脚底的七哥,脸上不经意间会流露出踌躇满志的神情,七哥有自己的雄心壮志,他的内心有一个只有他自己才懂的美丽世界,七哥更加不理会双方父母的催婚,义无返顾地在高考这条金光大道上驰骋。

  为了全心全意高考,七哥干脆卷起铺盖来到阔别多年的学校,进了高考复读班。

  不幸的是,成绩一直很优秀的七哥,第二次遭到同样的打击,仅以一分之差落榜!论实力,七哥根本不应该输掉这一分的,在复读班里,七哥可是响当当的学习尖子,即使差一分上重点线,七哥都无法接受,但鬼使神差,竟然还差一分上榜。这一分,无论是对七哥的自尊还是自信,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神采飞扬地上大学,七哥的心在颤抖!这一分,压低了七哥的高度,先前的昂首阔步不自觉地收敛起来,但七哥不想放弃。不就差一分吗,去年差二分,现在差一分,明年应该没问题了,七哥这样鼓励自己继续复读的信心。七哥心里很明白,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高考是他唯一的路。

  但七哥很不幸,第三次又失败了,第四次还是失败、第五次依然失败!一直输在这不多不少的几分上,这让七哥心痛又不甘的几分!七哥如一个惨败的赌徒,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态,带着一次比一次更殷切的期望,带着越来越浓的失败的阴影,一次次走进考场,然而又一次次地败走考场……,每一次的失败,都将七哥的头压低一度,每一次的失败,七哥便被无形地抽掉了一分做为男人的信心与傲岸。

  在七哥第六次进行复读时,正好也是我的高考年,七哥是插班到我们班上补习的。相差十岁的兄弟两便成了同班同学。

  充满挫败感的七哥,走进我们那群青春洋溢的高中生中,显得那么的萎琐寒碜,显得那么苍老而不堪入目。那时七哥与我同住在县农业局我亲戚家的一间空房里。快三十的大男人,不但没能给家里挣得更多的工分养家糊口,反而因为补习还要剥削年迈的老父母,七哥心里很过意不去,但七哥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尽量节省开支,所以七哥的补习生涯极其艰苦,开学初从家里带来的那一大包咸萝卜干,就是七哥一个学期的菜。每当打了饭回来,七哥就在饭里泡上开水,再把萝卜干泡在饭里,和着水,“哗啦啦”地吸一嘴泡饭,然后举一块咸萝卜往胡子邋踏的嘴里一塞,嘣脆嘣脆的咬咸萝卜的声音便在房里回响。七哥两只手紧扒着碗,神情专注,腮帮子因用劲嚼萝卜干而一鼓鼓地动,把两鬓的斑斑白发鼓得时隐时现。长期的咸萝卜干吃得七哥的嘴唇干裂而焦黄,整张脸看起来七老八十的。七哥常常会一边狠狠地咬着他的萝卜干,一边没头没脑地自言自语道:“等我考上大学,我就退了那蠢婆子”。开始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后来慢慢才懂了,他是想通过高考跳出农门,甩掉那有智障的未婚妻。多年来,人们议论起七哥六年复读六次高考的经历,总爱说他失败失在心里素质上,但我暗里地却唯心地想,会不会是因为七哥高考的动机不纯而遭遇了上苍的报应呢?

  七哥第六次的落榜似乎是注定的,考前他就几乎精神崩溃,连续多日的通宵未眠,使得他象个疯子,不顾我的强烈抗议,每晚把床板打得“嘭嘭”作响,那一次他离上线分相差近二百分。那年我上了大学,七哥则回乡很快成亲了。

  七哥连考了六年,把自己从二十四岁直考到三十岁。这六年里,七哥一直是在女方强烈要求成亲的催促中度过的。七哥不想与那姑娘结婚,他想通过高考这条独木桥摆脱这桩婚事,可七哥一直未能如愿。他每一次的落榜,便增加了一份女方等待他的耐心。女方每多等一年,又增加了一份七哥抛弃她的难度——人家可都是等你而耽误了自己的青春啊!就这样,七哥象一只可怜的蚕,一圈圈为自己织着自缚的茧!

  七嫂确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女人,她的人完完全全地辜负了她的那“巧娇”的名。七嫂没有半点身为女人的巧与娇,傻呼呼地常常是连自己的肉身也不会恰到好处地掩盖住,老让不该示人的部分明晃晃地露在了人前,饱了那些眼馋的男人不少眼福。七嫂竟会跑到村里的裁缝唐拐子处,问穿了裙子还要不要穿裤叉那么愚蠢的问题……,七嫂总层出不穷地为村里的人们带来新鲜的笑料。心死如灰的七哥,把自己一生的不走运,全怨在自己那傻媳妇身上,六次高考的失败,把七哥彻底给烤焦了,七哥完全成了一个自卑自弃的人,酗酒和打老婆,几乎成了七哥后来生活的主要内容,七嫂的身上便永远挂着七哥或旧或新的拳脚痕印。

 国家是越来越改革开放了,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精彩,村里有文化的人没文化的人,一茬一茬到城里打工赚钱养家糊口,但高考了六回的七哥却成了一个废人,一个连文盲都不如的废人,人家文盲尚还保存了一副结实有力的身躯,靠着一身的肉劲,给村头的砖瓦厂挑一天的土砖坏,也能挣下一家大小一天的柴米钱,而七哥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做不成。

  

  我开着局里的警车,带着七哥几乎搜遍了全城所有的大小工地,但我们并未找到七嫂。我有些灰心了,也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七哥找了。我劝七哥说你不是不喜欢七嫂吗,她要走就让她走了算了,你们之间反正也没感情。七哥听了竟当作我的面“呜呜”地哭起来,两只袖筒轮流擦着泪水滂沱的眼,哭着还跟自己发着誓——我以后再也不打她了!我看着七哥的样子,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七嫂其实是被她娘家的人故意藏起来的,娘家人见七嫂就如七哥棒槌下的衣服,爱怎么捶就怎么捶,都十分难过。劝说也没用,吓唬也无效,一直想找到一种最好的办法来治一治快丧失理治的七哥,终于想出了那一招!他们认定了七哥除了七嫂外只有讨只狗婆的本事。七哥几次去丈母娘家求援,七嫂娘家人不但不着急帮他找,反而指着他的额头骂七哥:背时鬼,巧娇走了那你去讨个狗婆吧!七哥得不到丈母家人的支持,便自己漫无边际地到处乱寻,今天听这个说在哪儿看到了,明天又听那个说在哪儿哪儿看到了。七哥便象一只饿慌了的狗,七嫂就如人们手中一块诱狗的肉,手往左边一摆七哥便扑向左边,再往右边一停七哥又扑向右边……

  七嫂不在的那些日子,七哥的世界突然地变得空虚起来,他那一对遗传了智障基因的儿女,整天只会石狮子一般一左一右地蹲在家门口,虽不会做事但也碍不了七哥什么眼,七哥还偏就在儿女身上生得出一副柔肠,他无数次打老婆,却从未对自己那双傻儿女动过拳脚。老婆走了,屋里空了,床上空了,七哥的手脚也空闲起来了,七哥坐在阴暗的屋里不知所措,他那早已扭曲了的逼窄的灵魂世界,空前地孤独起来。七哥疯狂地到处找老婆,倒并不是他有了多么深刻的反省,纯粹是出于一种本能。七嫂娘家人对七哥“讨狗婆”的辱骂说明了他们对七哥的了解——七哥的世界里也只盛得下一个叫巧娇的傻女人,除了她,他根本也没信心去想还有别的女人会出现在他的身边!七哥尚还有“狗婆是不可能娶回来做老婆”的理智,所以七嫂娘家人见七哥被治得差不多时,便把七嫂送还给了七哥。

  就这样,七哥又被塑造过一回!重新塑造过的七哥再也不敢打七嫂了。如今,七哥家门口的风景,除了先前那对石狮般的女儿外,又添了一对新的老石狮——七哥和七嫂。墙角下,不再挂有七哥拳脚痕印的七嫂脸上,总露着一脸快乐的笑容,两手在自己身上东摸西扯抓跳蚤。不敢再打老婆的七哥那空闲出来的手,如今最爱做的一件事,便是没完没了地去搓自己那双臭轰轰的脚丫。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