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贫村草庐

一年又一年,积赚的除了岁月还有什么?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江西省 吉安市

 发消息  写留言

 
贫村,女,江西庐陵,生于天刚朦朦亮,卒年不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宿画村

2018-8-11 18:34:00 阅读16 评论0 112018/08 Aug11

作者  | 2018-8-11 18:34:00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另一种陪伴

2018-6-19 16:13:09 阅读28 评论0 192018/06 June19

刚好一个月的时间,“喜马拉雅FM”带我“读”完了躺在我书架上整整30年而未读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这是一部需要耐性去读的巨著。然而,读完后我更想说的是,每一部经历过时间淘洗、过虑、淬炼的经典之作,都是值得我们信赖、值得我们去投入时间和精力的。

自去年9月中旬开始接触“听书”算起,在9个月的时间里,我先后听、或半听半读完成了前苏联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美国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飘》、法国雨果的《悲惨世界》、中国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阿富汗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俄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玛佐夫兄弟》等多国大部头名著。在过去的9个月里,我的听书时间同时也是我散步的时间、爬山的时间、或者失眠、喝茶、做家务、甚至练毛笔字的时间。这些书,有的是早就买了躺在书架上多年未能成读,有的是在听的过程中临时新买的,有书在,常常在听的过程中,碰上精彩处,便会去翻开书本找到相应章节,标注记号或者摘录下来。而有的书则是重读,比如《平凡的世界》。佛家有禅语:除掉杂草的最好方法是在地里种上庄稼。这9个月来的听书经历也让我发现,那种与经典为伴的时光是心灵最好的除草剂,文学经典,就是我心灵的庄稼,它们让我内心充实而宁静,让我忧伤却不迷茫,让我的孤独有了温度。有那些穿越了时空、经由无数岁月和读人淘洗过滤而来的经典的陪伴,我那些原本如废料一样的零碎时光,变得有了质感有了光泽,这种无任何功利的游戏让我越来越上隐,我象一个跋涉于未知区域的寻宝者,无需算计得与失,成与败,只管往前探,总有期待和喜悦,这样的游戏不值得玩还有什么值得玩呢?!只要可能,我将一直玩下去。

昨天

作者  | 2018-6-19 16:13:09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冬冬婶的40年

2018-6-12 11:10:10 阅读44 评论0 122018/06 June12

(一个作业)

冬冬婶是二姐家曾经的邻居,具体名字是冬X还是X冬,我从来没去关心过,也没这个需要,我又不是她们的村干部,造个表登个记啥的,才需要了解的那么详细。反正二姐从来就这么叫她,我们也就知道她叫冬冬婶。这种叫法在乡里很常见,比如我妈,名字叫秋凤,但全村的人,比她辈份大的就叫她秋秋,辈份小的依着辈份来叫,便是秋秋婆、秋秋婶、秋秋嫂之类,长幼有序,亲切纯朴又不失礼貌。

二姐比我大了几岁,她1988年出嫁时我还只是个刚师范毕业的小教书匠,当老师最大的好就是假期多,那个年代的人不流行旅游,主要是因为穷,“旅游”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奢侈的词,乡村教师自然是“绝大多数人”里的一分子。奢侈不起,可多出的假期总得有处打发,于是,没事时,我和我下面几个读书娃的弟弟妹妹便大姐二姐家轮流去窜门。大姐家家境差,为着生计,夫妻二人长期象两头只会干活的牛,连孩子都没空照顾直接送回娘家来带。相比较,二姐家就强多了,夫妻两除了那几亩承包地外,还开了片小杂货店,除了农忙,二姐几乎常年蹲店里,有的是空闲时间,所以,我们最爱去二姐家窜门。

二姐家的小店就开在冬冬婶她们小村里,小村极小,只有五六户人家,准确说不是一个独立的小村,而只是上面那个大村的一部分,小村虽小,这里却是那一带的交通枢纽,南来北往上街下圩提蓝背篓的必经之路。二姐家的小店做的就是那些过路客的生意。冬冬婶家的门与二姐家的店就隔着一条窄窄的泥巴路,过往的路人从泥巴路经过时扬起的灰尘,透过门窗、透过土砖若隐若现的缝隙,钻进小店,也钻进冬冬婶家的角角落落,厚厚地蒙在那那久未卖出的塑料凉鞋上、鞭炮上、酒瓶盖上……也厚厚地蒙在冬冬婶家的灶台上、饭桌上、床架上、木箱上……

作者  | 2018-6-12 11:10:10 | 阅读(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工作稿件(立此存照)

2018-3-27 10:45:02 阅读19 评论0 272018/03 Mar27

作者  | 2018-3-27 10:45:02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活出你的“形色”

2018-3-12 12:24:26 阅读48 评论0 122018/03 Mar12

三八节应约稿

家里一盆摆放在室内的花,近期呈焦黄枯萎状,想查找原因对症下药却苦于不知其名,记得买时,卖花的女人为了取巧讨乖卖个好价钱,统统给她的花儿草儿取了一些俗气吉利的名字,诸如发财、幸福、聚宝、富贵等等,时间一长,我早不记得我买的是幸福还是富贵。向朋友咨询,她给我推荐了一款手机软件——形色。打开软件对准某花某草一扫描,该花草的姓名、特征、喜好、花语甚至相联的古诗词,一一呈现,应有尽有。

在“形色”的帮助下,我很快弄清了我家那盆花姓啥名谁,还知道近期枯黄的原因,正在对症施治。欣慰之余,我对那“形色”充满感激与好奇。为了检测它的真本领,我先是拿着它把家里其余的花花草草一一扫了个遍,有些我原本就不认得,顺便跟着“形色”学习了一番。为了进一步检测“形色”的火眼金晴,我决定带它到公园里去大显身手。有花的扫花,有叶的扫叶,每每都有相应的答案,终于,我来到一排还没开花没长叶的树丫前,我知道它们是樱花,每年樱花开时我都会前来赏花。眼下的樱花树只是光秃着枝丫在等待春机。我心中暗喜,这才是检验“形色”真本事的最好时机。对着树枝我“吱呀”一声按下了扫描的快门——樱花!天啦,我被彻底征服了。

事后我一直在琢磨, “形色”的原理应该是它的内存里贮藏了世间万千花草各自的特征数据,当它面对具体个案时,只需把内存中相应的数据提取出来就OK了。这一琢磨,让我由花花草草突然地联想到人。世人通常喜欢把女人比作花,不同的女人对应着不的花儿。每一朵花之所以能被“形色”识别出来,就因为它不同于其他花。于人同理,你的被识别度完全取足于你的独一无二。而你的独一无二,不止在于你穿的

作者  | 2018-3-12 12:24:26 | 阅读(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 题

2018-1-16 16:26:27 阅读34 评论0 162018/01 Jan16

1.

连续长时间不休的工作,让我对整个世界心生厌烦。无为的忙碌和失去存在感的压力,让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坚硬,我不再对弱势生出多少同情,比如,明知那拘谨胆怯的敲门声一定是来自某个最底层的求助者,我竟然可以无动于衷地假装自己根本不在门里。别人的不幸是那么的表相,那么的一目了然,那么容易博人同情。我知道私底下有人在说我变了,变得越来越不近人情,变得越来越对人对事缺乏爱心耐心和同情心。我不想去解释,因为那把我包裹得快要窒息的疲惫,谁也看不见,何必去诉说?我不想去解释,让人不解就不解吧。爱说我啥尽管说去吧,我不在乎。我,好象也没力气,去在乎。

2.

厌烦的不只是世事人事,还有文字。其实不只是我在厌烦文字,所有的人都在。看见各类所谓文学群里的文友,象贼一般装着不经意地把自认为的传世佳作“泄漏”在群里时,他的点击量没有丝毫猛增的迹象,我能想象他期待着识珠慧眼的那份热切与冷遇后的失落。可是,真不是别人看不起他,而是别人压根没看他。都是一个圈里的人,相同的境遇让彼此自顾不暇,哪有多少心情放在旁人身上呢?或许,学会识趣,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3.

这个世界,喧嚣如斯,人人有自己的舞台,人人有自己的节目,人人有表达的欲望,可人人缺观众,人人缺倾听者。然后,人人都在喧嚣的孤独里,愤愤不平地鄙视着他者,悻悻然地拍拍衣袖上的尘垢……,却不知道该去往哪儿。

4.

在统计数字之外

在座次排号之外

在目光如炽之外

       不以取悦于人为目的地活着

作者  | 2018-1-16 16:26:27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疼 痛

2017-12-4 11:57:24 阅读35 评论0 42017/12 Dec4

贫村

一个小小的趔趄,便把我的脚给扭伤了,一场刻骨的疼痛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在我身上折腾了一整个昼夜。痛定思痛,发现,“疼痛”这只鬼原来一直就紧贴在我们背后,一个趔趄或一个不经意的回头,都有可能招来它恶狠狠的一记重拳。在习惯性地作过一翻深刻的自我检讨之后,我把原因归咎于“岁月不饶我”。

儿子打来电话,询问我扭伤脚的情况,儿子笑说是不是犯什么事了一回去就受伤。儿子无心之言却让我好一番忏悔:几天前一家三口去西樵山游玩,参观南海观音法相,我因震撼于法相座内观音文化艺术品的精美与华贵,忍不住违反“不许拍照”的规定而私自按了无数次相机快门,甚至还有大段的录相。哦, 难道是我不守规矩的报应?

多年来,如影随形的各类病痛,  竟然让毫无宗教信仰的我习惯了忏悔或曰自我检讨。我有一副十分敏感的胃肠,敏感到比春天的脸变得还要快,一刻中前吃过的不合适食物,一刻钟后就能从体内发出警告。这样的警告多了,渐渐地我便养成了一个习惯,身体稍有不适,我便会仰头反思,一点点检讨今天自己吃过的东西,排查出其中的罪魁祸首。又渐渐地,这个习惯影响到我的处世与处事,我做过的所有事,说过的所有话,都成了我习惯性忏悔或自我检讨的指向。我越来越谦卑地觉得,惟天下人负我而我不负任何人,心灵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和轻松。我也清楚地知道,我的“不负任何人”并不是一种高尚,而只是一种要把自己与他人他事保持距离的下意识而已。或者,这还是某种意义上的自私和怯懦。哦,看,我又落入“忏悔”和“自我检讨”的陷井里了。得,不说了。

说疼痛。

活到中年之上,我依然对疼痛如此敏感,该算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吧,至少让我明白自己还没活到行尸走肉的地步。

作者  | 2017-12-4 11:57:24 | 阅读(3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的阅读,无关风雅

2017-10-13 11:52:49 阅读51 评论3 132017/10 Oct13

平庸如我,硬要在人前谈论“读书”、“阅读”这类高大上的话题,除了有矫情的嫌疑,更是底气不足。

此刻,我在家中书房,窗上有下午的秋阳,窗外有开满紫薇的花坪。对面楼房的车库里,有一群战得正酣的麻将客。另一车库前,有几个带孩子的妇女一边闲聊,一边时不时吆喝野马一般疯玩的孩子。而我,正歪在书房的躺椅上读《宋史演义》。胡了牌的乐不可支,该胡未胡的在指责点炮的。带孩子的妇女在神色诡异地议论着一桩艳闻。翻开着的《宋史演义》被搁在躺椅边的沙发上,我站在了窗前,我是多么的喜欢这样的日子,用一扇窗与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做自己愉快的事,看世间热闹的景,这个世界,有花有树有阳光还有小争吵,再加点饮食男女的小八卦,便成全了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我们都是一个林子里的燕儿雀儿,在各自的枝头各自安乐。谁也别自我拔高,更别妄加贬低他人。作为平凡人,我们游离在小雅大俗之间,生计是主业,主业之外,我以读书养性,人家在小赌怡情,养性怡情,没有高下之分,只是爱好的不同。别人在窗外闲聊他人的艳闻,我在室内读宋太祖如何灭掉后蜀毒死永昶勾搭花蕊夫人,本质上,我和那些闲聊的妇女,其实是在做着同一件事。

克里希拉穆提说:“因为空虚,我们用电视、喧哗、谈天、闲扯、阅读、知识的获得、尊荣、金钱和社会地位等等来填补。对大部分人而言,生活是一种孤立、否认、顺从模式的过程。”

“孤独寂寞时,阅读可以消遣。”培根说得更干脆。

所以,作为“大部分人”之一的我,不敢高调地谈论阅读与自我之间的关联,都不过是一种消遣,无关风雅。但我爱好这种消遣,更习惯了这种消遣,这种习惯随了大

作者  | 2017-10-13 11:52:49 | 阅读(51)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下一站,天国

2017-8-30 11:48:10 阅读62 评论0 302017/08 Aug30

是从别人的文字中读到关于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电影《下一站,天国》,觉得特别,便把电影搜出来看了。真的很有意思,虽然有点老,20年的老片子,但好的作品是不怕陈放的,历久弥新说的就是那个意思。

《下一站,天国》讲的全是鬼故事,里面的所有人物都是已亡人,他们的容貌都停留故亡时的阶段,有小女孩、有20出头岁战死的或自杀的青年,有中年男女,多数是寿终正寝的老年人。这个影片,大约是我看过最温馨平和的“鬼故事”。故事梗概:每个人去天国之前,都要在天国车站停留一个星期,在天国车站工作人员川岛、杉江、望月等的引导下,回顾一生,找寻其中最难忘的回忆,然后拍成电影片段,主角们在最后一天观看影片时把人世的一切都忘记,只带着那种美丽的心情,去下一站,天国。

在这一周里,前三天用来选择自己想要回忆的生前最难忘的一段记忆,后三天便用于拍摄所回忆的故事。钢厂老职员最难忘的是小学时坐公交车,每回坐在最前排,看街景往后倒时那种对远方的向往。老兵最难忘的是被美国兵俘虏后终于可以吃上一顿有盐味的食物。落迫老浪子回忆的是年轻时嫖妓的经历,为了节省嫖资,他只好在深夜十一点以后上妓院,因为可以打折。飞行员最难忘的是驾着飞机穿越象棉花糖一样的白云的感觉。小女孩最难忘的躺在妈妈怀里让妈妈给自己掏耳朵时妈妈身上的味道。老太太多多罗难忘童年穿红裙子跳舞被赏吃鸡肉饭以及与哥哥的深情。中年娼妓最难忘那个虽有家室却对她很温柔的一个嫖客。也有不配合的,21岁自杀者觉得没什么可资回忆的生前经历,他一会儿提议拍摄自己的一段梦,一会儿提议拍摄一段假设的未来,这大约就是他为什么年纪轻轻会自杀的原因吧。还有一个死因不详

作者  | 2017-8-30 11:48:10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立此存照)

2017-7-22 10:27:26 阅读43 评论0 222017/07 July22

作者  | 2017-7-22 10:27:26 | 阅读(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被“撑伤”的阅读欲(立此存照)

2017-7-22 10:05:32 阅读40 评论0 222017/07 July22

作者  | 2017-7-22 10:05:32 | 阅读(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被“撑伤”的阅读欲

2017-7-7 15:00:48 阅读61 评论0 72017/07 July7

在微信上订阅了不少公共号,每次打开总有一溜小红点。中午是相对完整而安静的时间,适合用来消灭那些小红点———《我们书架上的神明》《纵使人生是一场悲剧,我们也要快乐地将它演完》《中年过后,学会拐弯的一种大智慧!转告所有中老年朋友!》《王蒙:触屏时代的心智灾难》……累了,午睡一会儿。

下午下乡。阳光很辣,飞鸟在树间啾鸣,躲在树荫下防晒,稍有空隙,刚接过电话的手机又成了书本,打开流量点开了小红点读开了。

      晚上在家,等饭吃前没啥可做,点开小红点。如厕时,点开小红点。睡前,点开小红点。早起,不由自主又点开小红点……

一天算下来,处于“阅读”状态的时间远远多于做其他事。换算了一下,每天电脑和手机上读过的文字该有好几万字,换成纸质,装订起来也是一本不簿的书了!这种状态,是近年来所有日子里的普通常态。细究起来,不变的是我持续了半生的阅读热情,变化的是从前读纸质书报,现在多读电子书报;从前一张报纸能让我宁静而充实,如今每天大量的阅读带给我的却是一种饱食终日的饥荒感。这种饥荒感已经入侵我好一段日子了,饥荒常常让我迫不及待甚至饥不择食地大量地阅读。而更加大量的阅读带给我的不是宁静和满足,却是头胀脑胀胃胀腹胀的“撑伤”感,已经分不清是消化不良还是营养过剩?这个时代,过于便捷的资讯,让文字如沙尘暴,不由分说从四面八方袭向我们的眼睛和心灵。感觉自己似乎要在文字中溺亡。我的大量闲余都打发在那些没完没了的阅读上,久而久之,这种零碎而杂乱的阅读竟成了一种惯性,只要一有空,如果不在电脑边上,第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就是

作者  | 2017-7-7 15:00:48 | 阅读(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香樟叶

2017-4-7 15:54:07 阅读62 评论0 72017/04 Apr7

贫村

一抬头,但见窗外的香樟一树树都是嫩黄的新绿,便想起前些日子满大街斑斓的落叶。其他树都是秋冬时节落叶,而香樟却坚忍地顶着满树的绿叶熬过了寒冬,结果被粗线条的我以为常绿的香樟树是不会落叶的。

读过一句话:其实生活中并不缺少遇见,只是我们更习惯视而不见。的确是这样,窗外那排香樟天长日久地陪着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它们从未离开过我的窗,偶尔离开的也只是我。可我好象从不曾认真“看见”它们。它们以一种“就那样”固化不变的形式存在我的眼前和心里,直到今天,我似乎第一次发现原来此香樟并不非“彼香樟”,那些泛着新生光泽的嫩叶让我陌生而新奇,我努力地搜寻记忆,好象不曾见过香樟树什么时候光秃过身子呀,那些新绿与旧叶是何时完成接交的呢?我疑惑地望着被保洁员打扫得干净整洁的地面,那些旧樟叶都到哪儿去了呢?春风拂来,新叶沙沙歌唱,我还在问,那些旧叶都去了哪儿呢?它们是心甘情愿让出位置给新叶?还是经过一番撕杀博斗后无奈逃离的?或者,它们的离去,不是因为风的催促,而是因为树的不挽留?难道“从来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在植物界也同样成立?

这一切,作为它们的邻居,我竟一无所知!

作者  | 2017-4-7 15:54:07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怀念霜

2017-3-29 13:17:44 阅读64 评论4 292017/03 Mar29

(一个被遗忘的旧稿)

晚上去看爸妈,我爸一如既往地盯着他热衷的《凤凰卫视》,怕冷的老妈背着厚厚的衣服缩在沙发里依然嫌冷。某种意义上,我是个孝女,无论多忙多累,我都会定时去看望二老。又某种意义上,我其实并不孝,比如,我在他们前面从来不爱说话,似乎是更纯粹的“看望”,我的“看望”里更多是责任与义务,我会把看到的记在心里,他们最新的需求、最新的动向我会一一记着,需要我解决的我都会默默去做,但我从来没有“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 ,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的习惯。我靠着爸妈坐,自顾漫无目的地翻看手机,等着爸妈东鳞西爪地问这问那,通常他们问一句我答一句。日子天天相似,生活大致是一成不变的,所以那些毫无新意的问答很快就没了内容,只好冷场了。幸好妈妈是个多话的人,没了问答题,她会自创新的话题,冷就说冷,热就说热。

这几天有寒潮,本来就已经深冬,所以感觉很冷。妈妈晃了晃缩在厚棉夭领子里的头,佯咳一声,自言自语道:这么冷,明天早上肯定有大霜,唉,这城里连霜也看不到,这时节要是在老家就好,早上一起来,哪里都是白茫茫的,踩到上面吱哑吱哑响。妈妈幽幽的表情和那幽幽的语调,远比她说的话更抒情。

我心里震了一下,哦,她在怀念霜!

原来,霜,也是值得怀念的?霜,有什么好?小时候记忆最深的是,冬天的清晨去远在另一个村子的小学上学,陈旧的棉衣簿簿的单裤,外加一双老得发硬发白的布鞋,走在白霜覆盖的乡间小路上,寒气从每一个角度侵袭我们贫脊的小躯体,手上脚上的冻疮就是从那时起如影随形了我几十年而不得好。所以,我想不出霜有什么可怀念的。

爸妈随弟弟一家进

作者  | 2017-3-29 13:17:44 | 阅读(64) |评论(4) | 阅读全文>>

在哪都发光

2017-3-14 11:22:00 阅读53 评论0 142017/03 Mar14

(一个工作稿件,立此存照)

作者  | 2017-3-14 11:22:00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